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喻黄〕笑颜(短篇/一发完结)

其实正文和标题毫无关系

严重ooc预警

幼儿园文笔

主喻黄微郑徐


正文:


公元817年,邦原之战正式打响。

期间长达两年,两国都伤亡惨重。首先引发战争的番邦却投降了,本来胜券在手在手的番邦却被刚登基的皇帝打得亏不忍睹。

为求和解,番邦将本国年仅9岁的王子,黄少天。送到中原去当质子。被分配在蓝雨宫,且同为9岁的四皇子喻文州的宫殿里。

作为在番邦自由惯了的黄少天,面对着中原这一条条严谨的规定犯了难。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如此遵守礼仪的皇子管着。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很假很假,笑容很假,语言很假,反正一切都透露着不自然,幼小的黄少天并不能准确地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他清楚地了解自己很讨厌这种感觉,于是就对喻文州的印象不是那么好。

而喻文州虽然表面上对黄少天还算温和,但内地里却十分反感黄少天这种性格的人,不仅聒噪,而且看上去懒懒散散的,整天无所事事,大概是在番邦里的纨绔皇子,自己的父皇看不过眼就把他送来当质子了吧。

两人虽然表面上相处地不冷不热,但其实背地里甚至有时还有有些争吵,一直都处于一种:你不犯我,我不犯你,你若犯我,我骂你全家的感觉。

身为一直在蓝雨宫里服侍喻文州的忠诚仆人:徐景熙,想:好不容易一直冷清的蓝雨宫来了一位从番邦来的王子,将蓝雨宫变得热闹起来,可正主们却关系不好,自己得要架好友谊的大桥。

说到做到的徐景熙,第二天立马找上黄少天谈谈人生。

“黄少,你对四皇子有什么看法?”

听起来徐景熙并没有对黄少天用敬语,难道黄少天在中原不受他人尊敬?并不,其实是黄少天自己让下人们不要太过拘谨,也许是自己喜欢自由一点的吧。

“哈?你是说那个文绉绉的家伙?说实话,我很讨厌他
的啊!!觉得他很假很做作的,嗯,明明和我同岁,却总喜欢管着我真是的!!”

“黄少,你怎么会这样认为的呢?”徐景熙的神色突然严肃起来。

黄少天被徐景熙的目光盯得有些发冷,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就是,觉得那个家伙和身边的东西好像格格不入的样子,就是给人感觉,嘴角明明在上扬在笑可是目光却冷得发慌,刚见到他的时候我都被吓死了。”说完还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

“黄少啊,其实这样一想你不觉得四皇子就和可怜吗?四皇子虽与你同岁但行为举止宛如成人,定是经历过十分不堪的事才会这样的吧。其实我反倒觉得黄少你这样挺好的,无忧无虑自由自的没有烦恼。”

“景熙儿,听你这副语气像是知道很多的样子诶,来来来,给本王子说说那家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徐景熙有些疑惑地望着黄少天,这孩子怎么突然开窍了呢。

看着徐景熙疑惑的目光,黄少天以为是不相信自己,于是轻咳一声:“咳,景熙儿啊,虽然这宫里的事一向都很保密,但是这本王子问你呢都是为了你家主子好啊,你先把事情说一遍,说不定我能想办法解开你家主子的心结,对吧?”

呵呵,其实这件事除了您,整个宫里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得,不过这样也好,让黄少有一种责任感,这样这两人也…………

徐景熙在心里打着小算盘,但一旁的黄少天却看着徐景熙发呆了许久:“喂喂喂,景熙儿,你到底说不说的啊,快点快点!”

徐景熙的思绪回到跟前。缓缓开口说道:“其实这四皇子的母妃,也就是萧妃本就很得宠加上又生了个男孩,皇上自然是对四皇子疼爱有加,但这就引起了皇后的不满:明明自己的儿子才是大皇子可皇上却想立四皇子为太子。于是就想毒害萧妃,让没有自己母妃庇佑的四皇子不再得宠。就在四皇子年仅四岁的时候,萧妃身亡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皇后搞得鬼但谁也不说出来,就怕惹到皇后。萧妃死后,皇上本想着把四皇子过继给皇后,但四皇子不应,说要独自生活在自己母妃的宫里,也就是现在的蓝雨宫。所以从四岁起,四皇子身边也只有我们这几个下人配着,从小就独立惯了就学会了如何在宫中生存,其实这样做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所以…………四皇子是个可怜人来的。”说完像是惋惜又或者是怜悯地叹了口气。

听完从徐景熙口中得知的喻文州的过去时,一直活泼的黄少天意外地沉默了…………

他眼角低垂,一头耀眼的金发也随着本人的心情暗淡起来。双手托腮,喃喃道:“那家伙还真是可怜………………”

“但是说四皇子可怜之类的话,我们私下说就好了,千万不要当面跟他说,其实四皇子表面上看上去很温和,但其实内心里也很倔,一旦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当皇子的谁的心没有些许的高傲的呢。”

其实徐景熙说的有几分道理,喻文州和黄少天都是那种自尊心很强的人,谁也不肯让谁,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两人不怎么要好的缘故之一吧。

“嗯…………好,那就决定了!”

“喂喂喂,黄少,你又在心里做了什么随便的决定了哈。”

“一点也不随便的好吗,本王子只是看那家伙那么孤独,才勉为其难地陪他一下而已。”黄少天说完还颇为傲娇地扭了下头。

“哦~原来是这样啊。”听到黄少天这话,徐景熙心情大好,笑眯眯地望着黄少天。

“咳,怎么用这种怪怪的眼神望着本王子,看着让人发慌。那本王子就去找那家伙了哈。”

徐景熙一把扯住黄少天的袖子:“诶诶诶,黄少,四皇子现在并不在宫里,还是等到晚膳的时候再说吧。”

黄少天低头想了想:“哦,好吧,等那家伙回来之后一定要先告诉我哦,一定哦。”

“是是是。”

听到满意的回复,黄少天点点头,扬起一抹明媚的笑容:“那就拜托你了哦。”便转身离开了。

徐景熙望着黄少天蹦蹦跳跳的背影,思绪万千,四皇子何时才能像黄少一般无忧无虑啊…………


正值戌时时,徐景熙看到了喻文州回共青,蹦哒着去告诉黄少天并吩咐下人可以把晚膳端上了。

黄少天去用膳时,就已经见到喻文州正在低头用膳,他快步走过去:“喂,我有话跟你讲。”

听到黄少天的话,喻文州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顿,还在细细咀嚼。当黄少天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喻文州冷不丁地出声:“食不言,寝不语。有什么话用完膳再说。”

一旁的徐景熙也劝道:“四皇子说的没错,黄少你看,让四皇子饿着肚子跟你谈天总归有些不礼貌,再说了,黄少你不也很饿吗?什么事吃完再讲哈。”

黄少天死死地盯着喻文州,看着气若神闲的喻文州,冷哼一声,也坐下来用膳。

一旁的郑轩看到两位主子终于肯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用膳,才对自己身边的徐景熙说:“这两位主子真是一天都不肯停息啊,压力山大。”

徐景熙赞同的点点头:“我现在正在努力地架起两位友谊的大桥,虽然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垮下来。”

郑轩拍了拍徐景熙的肩:“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辛苦了。”

两人放下筷子,意示已经吃饱了,徐景熙和郑轩手疾眼快地收拾好碗筷。两人坐在对方的对面,喻文州捧着一杯茶,暗自偷望黄少天,疑惑地想:这位番邦王子又在弄什么花样。

黄少天突然站起来:“喂,我来到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还没好好地跟你做一次自我介绍,这可不符合我们番邦的礼仪,本王子叫黄少天是番邦的第一王子,以后的六年里请多关照。”

令喻文州诧异的是黄少天居然是番邦的第一王子,这的确让喻文州吃了一惊,也有些疑惑,为什么第一王子会作为质子送到中原?

但出于礼貌,喻文州还是扬起自以为温和的笑:“咳,四皇子喻文州多关照。”

黄少天皱了下眉头:“喻文州,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笑啊,不知道你们的人怎么看待这种笑,但是再我眼里就觉得你笑得很勉强,不是你真心想笑的。”

喻文州沉默不语,只是脸上的笑容因为黄少天的言语给磨平,眼睛阴沉沉地望着黄少天。

黄少天走到喻文州面前,踮起脚尖才勉强跟喻文州平视,他安慰性地拍了拍喻文州的肩头:“我说你这家伙啊,明明都是小孩能不能不要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啊,这样不累吗?现在我们还是应该享受时光,这些那么复杂的事长大了再说,嗯,知道了吗?而且你又不是只身一人,你身边有景熙儿,郑轩,还有本王子我啊。”

‘你又不是只身一人,你身边有景熙儿,郑轩,还有本王子’

稚嫩的声音直攻喻文州那一层层防御,眼睛渐渐恢复光芒,像是看到了希望。喻文州抬眸看着黄少天憋红着脸努力踮脚的样子,那一瞬竟觉得黄少天很可爱。

喻文州柔柔地笑着,捏了捏黄少天带有些许婴儿肥的笑脸:“嗯。以后不再这样笑了。”

黄少天吃疼地喊着,喻文州终于松开了捏着的手。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笑容,满意地点点头:“你看,你这样笑起来可比之前的笑好看多了。”说完也跟着喻文州一起笑。

喻文州呆呆地看着黄少天的笑颜,身体不由自主地向黄少天扑上去,他抱紧黄少天把头埋在黄少天的肩膀。

黄少天听着怀里的人低声抽泣,没有说什么安抚的语言,只是轻轻地轻轻地抚摸着喻文州的后背,嘴角的笑容一直都扬起。

喻文州窝在黄少天怀里,感受黄少天身体的温暖,这种感觉就像小时候母妃把自己拥抱在怀的感觉,很温暖,总是让人忍不住放下警惕,安心起来。

喻文州心里的防御逐渐被打破,开始接受他人的温暖…………

比较高的男孩在金发男孩的怀里,姿势看起来有些奇怪。金发男孩抚摸着另一个男孩后背,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明媚温暖。另一个男孩紧抱着金发男孩低声抽泣着。温暖的烛光照着两人,一切都显得如此和谐。

徐景熙觉得此刻鼻子有些酸,一旁的郑轩看着徐景熙的模样一把揽入怀里。

岁月静好…………

转眼间四年就这样过去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也愈发好起来,徐景熙也表示自己被这两人给闪瞎了无数次眼睛:

睡觉时要睡在一起;吃饭时互相投喂;连逛个花园都要牵着手一起走。两人的相处就像是老夫老妻一般,就算现在这两人宣布他们在一起,也不会吃惊。最多就说:哦,原来你们现在才在一起?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在一起了呢。

黄少天托着腮,出神地望着正在阅读书籍的喻文州,过了一会,喻文州叹了口气:“少天,不是说好一天只吃一碟桂花糕的吗?”

黄少天撒娇道:“不嘛不嘛,文州,我还想吃。”

黄少天嘟起嘴渴望地望着喻文州,喻文州有些动摇,黄少天看到喻文州有些许动摇,就乘胜追击,一把扑进喻文州怀里:“这是最后一碟了,真的。”

喻文州抱紧黄少天,额头相抵叹了一口气:“好吧好吧,最后一碟了。”

黄少天开心的心情溢于言表,喻文州看到黄少天这副模样,心情也开心起来。黄少天搂住喻文州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一口,迎着喻文州疑惑的眼神,黄少天慢慢退出喻文州喻文州的怀抱:“这是谢礼哦,谢谢你,文州。”

一旁的徐景熙表示自己已经被眼前这两人给闪瞎了,唉,早知道就不要多管闲事了,现在天天吃狗粮的。

(完)

标准烂尾,就是写着写着,不想写了,咳,多见谅。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