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双叶】被生命所厌恶…………吗?(长篇/一发完结)

严重ooc预警

幼儿园文采

叶秋中心

灵感源于 まふまふ所翻唱的《被生命所厌恶》

写了大概三个星期才产出来的

如果有什么错误或者奇怪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


正文:




圣诞夜里,在街道上的也只有寥寥几人。天空飘着棉絮般的雪花,在路灯银白光的照耀下更显得轻盈漫美。

一家简陋的孤儿院门前有两个婴儿被装在篮子里正嚎啕大哭着,应该是被人遗弃了吧。

大门被人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年老的人。也许是因为寒风太急促,他眯起了眼,看到被弃在门前的婴儿,他吃了一惊,便伸出被冻得颤抖着的手接过篮子,进到温暖的房子里。

不顾众人疑惑的目光,院长直径走到火炉旁,驱除他们身上的寒气,并吩咐修女拿些小米粥过来。

院长感受到自己怀里逐渐温暖起来,松了一口气,又不禁埋怨起婴儿的父母,这是有多狠的心,才会在那么冷的夜里把孩子给抛弃。

直至修女把小米粥给拿来,院长喂给他们时,他才能看到婴儿的模样。

原来是一对双胞胎,看到婴儿的手在拽些什么,院长轻轻地让婴儿的手松开,这才得以看到手里拽着的是一张纸条。

分别写着他们的名字、出生年月日时分秒。

左边的是哥哥,叶修

右边的是弟弟,叶秋

一旁的修女出声问道:“院长…………这两个孩子是?”

“是刚才我在门前发现的,应该是弃婴,唉可怜的孩子,在圣诞被人遗弃,收养他们吧。”

“院长!可是…………”

“不必再多说了,我心意已决,从现在起,叶修和叶秋就是我们孤儿院里的一份子了。”



八年过去了,那时的婴儿也已经长大。

从睡梦中醒来的叶秋,睁开慵懒的眼睛,挠挠乱乱的头发,伸个懒腰,打个呵欠,一骨碌从床上滚下床。晃晃悠悠,睡眼惺忪地穿好衣服。

便去叫醒还没睡得正香的叶修,大幅度地摇着叶修的手,轻轻地在叶修耳边叫着:“叶修,叶修,起床了,外面下雪了,快点起来陪我玩。”

因为叶秋的动作,叶修整个身子晃动着,床也发出“吱吱”的声音。

“叶秋,别摇了,再摇床就烂了。现在还早让哥哥再睡一会。”

“不嘛不嘛,叶修快.点.起.床。”

叶修一把抓住叶秋的手,拉到床上,转了个身,把叶秋紧紧地抱在怀里。

“别闹,让我再睡会。”

“松开,松开,混账哥哥快松开。”叶秋拼命挣扎着。

也许是因为叶修他们闹出的动静太大,把修女给引来了。

修女轻叩房门:“叶修,叶秋,怎么了?不要闹矛盾啊,快穿好穿好衣服下来吃早饭。”

听到修女这话,叶修总算是真正清醒,揉了揉蓬松的头发:“都怪你,我都不能好好睡觉了。”

“哈?我还没说你呢,浪费我时间,弄得我都不能去玩雪了。混账哥哥不理你了。”

说完便不管叶修独自走向饭厅。

“啧。”

叶修啧了一声,然后快速穿好衣服,去追叶秋。

等叶修再看到叶秋这已经是在饭厅里了。

叶修走向叶秋那桌,在他身边落座:“秋儿,哥错了,等会吃完早饭就一起去玩雪,好不好?”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好吧,那我就原谅你了。”

还没等叶修二人再聊些什么,院长就已经发声:“咳咳,今天有一对好心的夫妇要来我们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大家就在今天好好表现,说不定他们会领养你们。”

孤儿院里的孩子都十分兴奋,纷纷收拾自己的着
装,决定要留一个好印象给那对还没来的夫妇。

除了叶家兄弟,叶修的心思都放在去早饭上,而叶秋而是满脑子想着可以和叶修一起去玩。所以这两人都不怎么感兴趣。

饭后,叶修二人就去…………堆雪人…………打雪仗…………

过了一会儿,叶秋在堆雪人的途中,意外地看到了今天院长说的那对夫妇,那对夫妇正在看着叶修那,眼里充满着满意与赞许。

但正值玩心的叶秋并没有想太多。

叶秋正准备叫叶修把他堆的那个雪球放到自己的雪球上,却看到院长在叫叶修去院长室。

叶修走了,叶秋也就没有了玩的兴致,偷偷地跟着叶修,想要知道院长叫叶修过去有什么事。

叶修跟着院长走进了院长室并顺手关了门,叶秋紧跟其后,他投过木门的一条小缝看到了那对夫妇以及叶修与院长,他们似乎在交谈些什么。

叶秋把耳朵贴紧门口,得亏门口的隔音效果一点也不好,不然叶秋也不可能那么清楚地听到里面的对话。

“叶修,我们想领养你,你…………答应吗?到了阿姨这里每天都有饱饭吃,有温暖的衣服。”

哼哼哼,叶修一定不会答应的,叶修无论面对什么诱惑都不会答应的,你们也太不了解叶修了,啧啧,太天真了。

“好啊,我同意。”

诶?叶…………修?什么回事?!

顿时叶秋感到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像是停止了思考,眼睛变得模糊,耳朵一阵耳鸣,什么都听不到。明明很想开门进去质问叶修但不知为何,脚像是被胶水粘住了,动也动不了。明明很想开口说些什么的但不知为何,张开了嘴巴,但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知道,叶修也想摆脱这贫困的生活,也想过得更幸福,自己有什么权利去阻止他。

想到这,叶秋就想着要逃离这里。

叶秋转过头,飞快地奔向后院,他们曾经经常在一起玩的地方。

他抱膝瘫坐在了地上,泪珠就像没有关紧的水龙头,滴落在衣襟上,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觉得鼻子很酸,可能是怕自己喊出声来,贝齿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嘴唇。

无声的哭泣。

室里的谈话还在继续:

“虽然说同意但我有一个请求,能否将叶秋也一并领养了,他是我的双胞胎弟弟。”

“这…………”夫妇俩似乎有些为难。

“很抱歉,我们只能领养一个。”

“那,这样的话,我有一个请求,希望院长爷爷能答应。”

院长点点头:“说吧,什么请求。”

“我希望您能保证可以优先给叶秋充足的粮食,暖和的衣服,以及能够供他上学直至他要出来工作。”

“这没问题,还有什么吗?”

“没有了,那我们什么时候走?”

“唔,现在可以吗?”妇人问。

“那可以让我先和叶秋道个别吗?”

“当然可以,不过不要太久了。”

“嗯,谢谢阿姨。”

叶修一路小跑到刚才他们一起玩的地方,但看不到叶秋一点踪影。

他可能是回房间了吧。叶修这样想道。

又跑到房间里,可还是看不到叶秋。

接着,叶修又去了叶秋常去的几个地方,但还是找不到。

那对夫妇已经在催促了,叶修无何奈何只好麻烦院长:“院长爷爷,如果看到叶秋请帮我转达一句话,‘哥哥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勿念’。”

“我觉得这句话还是你亲自来说吧。”

“不了,院长,按叶秋这性子,知道了就一定会哭,我怕我那时舍不得走了。”

“唉,好吧,他们就在门口等你。”

“嗯,请院长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叶秋。”

说道,便鞠了个躬。

院长点点头,叶修也就放心地去了。

终于,叶秋在后院里哭累了,也想通了,自己不应该在这里哭,重要的是,要好好劝劝叶修,如果真的劝不了,那也要跟他道个别吧。这样伤心下去可是不行的,人就要向前看才对。我又不是离了叶修就活不下去。

下定决心的叶秋,全力奔向孤儿院里,看到了院长,连忙过去问:“院长爷爷,你有看到叶修去哪了吗?”

院长并没有看到叶秋就立马说出真相,他怕叶秋一时间接受不了,于是决定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再说。

他慈祥地揉了揉叶秋的头:“怎么了,叶秋,为什么问这个呢?”

叶秋低着头,情绪低落地说:“院长爷爷,我知道,叶修要被别人收养了,所以,所以我是来劝他的。”

院长心里一惊,原来叶秋已经知道了。

“那,要是叶修不听你的劝说呢?”

“那,那我就,我就去跟他好好的道个别。”

一边说着,一边把一直放在身后的手伸出来,一束五颜六色的花映入眼帘。

“看,我连花都准备好了。”

叶秋扬起天真的笑容,院长看到这笑容,反而觉得更加不忍心告诉叶秋真相。院长终于体会到叶修的心情了:面对这样一个纯洁无暇的孩子,有时真的不忍心告诉他,让他伤心,只愿他能一直保持这开心的模样。

但院长也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叶秋迟早会知道真相的。

在感性与理性之间,院长选择了理性。让他早些知道也好。

“叶秋,其实…………叶修,已经走了。叶修让你好好照顾自己,不用挂念他。”

假的吧………………

叶秋的笑容僵在脸上,手里握住的花掉落在地上。在那一刻,他仿佛看见整个世界崩溃在自己的面前。废墟中那一片片的瓦砖都刻他与叶修的种种记忆,现在却彻底粉碎了…………

“诶?怎么哭了啊。明明,明明不是,呜,做好准备了吗?”叶秋感觉到脸颊有两道湿润的液体划过:亮晶晶的泪珠在他是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他的脸颊滚下来,滴在嘴角上、胸膛上、地上。他连忙拭去泪水。说着说着,话语中逐渐染上了哭腔。

一连串泪水从叶秋悲伤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他没有一点儿的哭声,只任凭眼泪不停地往下流。

院长伸出手,把叶秋怀在自己温暖的怀里,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温柔地说:“叶秋,想哭就哭出来吧,不必忍耐,哭出来,悲伤也会跟着哭出来的。”

就像那年的圣诞节一样,院长再次用自己温暖的怀抱温暖了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心…………

这种熟悉的温暖感让叶秋的防线就这样轻易地被破开。

简陋的木屋里,少年在这位慈祥的老人怀里哭泣,哭着哭着,像是累了一般,少年就在老人的怀里睡着了,嘴里还念着梦话:“混账哥哥,不辞而别,混账。”老人失声一笑,慈爱地看着。

一道阳光从窗中射进,照耀在二人身上,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谐、祥和。

放心吧,叶秋,我一定照顾好你的。



时光荏苒,眨眼间四年时间也已经悄然流逝。

四年的时光冲刷了叶修离去的悲伤,通过院长以及修女的开导,叶秋总算是度过了那段悲伤的日子。

12岁的叶秋现在正在为院长跑腿,采购孤儿院的生活所需用品。

叶秋跨着轻快的步伐,嘴里哼着歌儿,脸上露出笑容,看上去心情不错的样子。

快到供应站了(关于供应站这个东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摊手)),却看到了已经离开自己四年的亲生哥哥,叶修。

叶秋的反应就像当年知道叶修答应别人领养的时候。(对,我就是懒得写是什么反应)

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

心里一直有一道声音响着……………

叶秋逃了…………

逃进了一条小巷里。

明明自己一直想再见到叶修,刚刚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跟叶修相见。

是因为生叶修气?

不,不是的。

那是…………害怕…………

害怕叶修看不起我

害怕叶修认为有我这个兄弟而感到很耻辱

害怕叶修对我失望

害怕旁人将我和叶修比较

叶秋捂住心头,想着,这就是自卑啊。

明明有着一样的相貌,但生活环境一个天一个地:

叶修穿着价格不菲的衣服,

而自己穿着满是补丁的破衣服。

叶修身旁有着亲密的好友,

而自己没有一个人肯接近我。

叶修可以坐着小车,

而自己连自行车都没骑过。

不过这样也好,这种生活环境的悬殊,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从此以后叶修,我叶秋就和你分道扬镳了,再见,我最亲爱的哥哥。



又又又过了三年,叶秋在这三年里除了那次就再也没见过叶修了。

在这三年里,叶秋成长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

因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生活一直很贫穷,所以叶秋越长大就越觉得金钱是万能的。

幸福可以用金钱置换

因为只有金钱,才能让我们过得无忧无虑,才能幸福。就像…………叶修那样。

友情可以用金钱置换

因为只要有了金钱,人们都会纷纷来和你做朋友。而不是现在人们对我避而远之。

健康可以用金钱置换

因为有了金钱,就不怕因吃不饱穿不暖而死,生病了,也有金钱可以去看病,治疗,人也就不会轻易地死了。

所以,叶秋身揽多职,一直兼职,一天打好几份工,但自己身为孤儿院里唯一一个可以上学的孩子,当然不能辜负其他人的期盼,所以又要努力学习。这些种种的事情压得叶秋喘不过气来。

又是一天打完工回到孤儿院,叶秋拖着自己沉重而又疲惫不堪的身躯,举步艰难地走到后院里,随意地瘫在由落叶铺成的“地毯”。

一阵秋风拂过,拂去叶秋一身的疲累,叶秋舒服地眯起了眼。

近几年他都很喜欢独自一人在后院里看书,享受属于自己的时间,性格慢慢变得孤僻,也不愿意与其他人交好。就这样,一到休息的时间,叶秋就到后院里。

他特别喜欢后院里唯一的一棵树,叶秋不知道这树是什么品种的,但在众人看起来,这就是一棵普通的树,随处可见的树,但不知为何,叶秋就偏偏喜欢这一棵。

可以说,这棵树陪伴叶秋的时间,比孤儿院的其他人都要长。

叶秋就这样看着树秋天落叶,春天发芽。

一片落叶飘到叶秋头上,叶秋伸手将它拿下,看着它愣愣发神。

哦,原来秋天到了啊。

一阵强劲的风吹过,树一下子落了好几片树叶,在风的作用下,叶子并没有立马落下,像是飘在空中。

叶秋入迷地看着这场景,他仿佛觉得,这几片叶子就像是蝴蝶一般,在空中翩翩起舞,美丽极了。

风停了,“蝴蝶”都落在地上。

叶秋没有看向叶子落下的地方,而是停留在刚刚“蝴蝶”飞舞过的空中。

叶秋心里有一个疑问:

蝴蝶它是累了想要到地面去休息,

还是它已经死了呢。

没有人能回答他,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叶秋收回目光,想要拿书来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拿书。叶秋笑了笑,像是在嘲讽自己傻似的。

于是,叶秋起身去拿书。

途中,路过院长室,叶秋看到门并没有关,哦,不是没有关,而是门早已经坏了啊。

院长室里,院长似乎在和修女商量些什么,叶秋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而他们说的内容叶秋早已经知道,而且还听得耳朵都出茧了:

今天又有几个孩子因为饥饿而死了…………

叶秋似乎已经习惯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硬说有,那有的只是淡然。若无其事地走过院长室。

没走几米远,又看到从大厅里被搬出来准备埋掉的几个孩子。

看到这,叶秋低下了头,缩起脖子,貌似是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叶秋飞快地走近自己的房间里,拿过书,就飞奔回后院。继续躺在“地毯”上。

不同于刚才的淡然,现在的表情却是给人感觉像是惘然无措。

叶秋知道,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自己…………

叶秋不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了,他也知道了许多被记忆密封过的秘密:

他知道,叶修曾请求那对夫妻能够一并领养自己。

他知道,那时叶修并不是一声不吭就离开,他有找过自己,不过是因为没找到而已。

他知道,叶修曾让院长答应一件事:优先给自己充足的粮食,暖和的衣服,以及能够供自己上学直至自己要出来工作为止。

当时知道的时候,我并不理解为什么院长会答应叶修这个无理的要求。

现在,长大了,也就知道了。院长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叶修就肯定不肯被领养。竟然有这个机会,院长也就不愿叶修继续呆在这个贫穷的孤儿院里,而是过幸福的生活。

以及,院长一直对我很内疚,也许院长是可怜我吧,一直陪在身旁的亲人就这样被人领养,被迫分开,换作谁,谁都会感到悲痛。

也有可能是因为怕我产生一种不公平的思想。明明是双胞胎,但哥哥过着幸福的生活,而弟弟却过着贫困的生活,其他人就一定会心里不平衡,而会做一些不理智的是吧。所以院长一直都对我很好,还供我上学。

但是这种可怜,关怀让我崩溃。如果院长没有供我读书,孤儿院里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死去。

如果院长没有优先给我暖衣服,而是优先给那些快要冻死的孩子,那他们就不会冻死。

如果院长没有优先给我食物,而是优先给那些快要饿死的孩子,那他们就不会饿死。

我并没有怪罪院长的意思,我怪罪的一直是我自己…………

我知道,用那么多人的生命而换来我这几年不错的生活,自己应该好好珍惜,好好想想怎么报答他们。

这些道理我都明白,但是,我一闭眼,就会看到那些死去的孩子在哭诉。每天除了劳累还有一种罪恶感压着自己,心里也一直有一道声音在说着,这些孩子的死都是因为你,你就是罪人。

对,他说得没错,我就是罪人。

我就是,就是,被生命厌恶的孩子。

因为被生命所厌恶,当一个生命流逝的时候,就把那种痛苦都抛给我,让我一人所承担。

不过这也不能怪罪于生命,因为只会去憎恨与生俱来的环境,只有一味诅咒过去的我,被生命所厌恶…………

如果没有我的话,他们也许还活得好好的吧。

啊…………

好累…………

好想死啊………………

秋风掀起叶秋窗外的一本笔记本,这是小时候叶修送给叶秋的,叶秋一直都很喜欢,都不忍心在上面写些什么。

但在叶秋15岁的这个秋天,被风掀起页数的笔记本中赫然看到了其中一页都被写满了字,从字体上来看,不难看出这是叶秋的字体: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叶秋去死吧!!

又过了两年,叶秋也已经是17岁了,叶秋没有死去,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死不了,是自己害怕了吗?啊,总归到底,自己就是一个光有话说的胆小鬼啊 。



两年的时间,叶秋变了,变得更加成熟,褪去了青涩。

院长也变了,变得更加苍老。

感觉两年过去,什么都改变了…………

哦,还有一个不变的,那就是:

每天因为叶秋而死去的孤儿。

人们总说年老后就会死,那反正都会死,那么多活几天和少活几天又有什么区别?

小时候的叶秋总是怀着这样的想法。

然而长大后,就知道,其实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还很大。

在春天的时候,叶秋依旧是在后院里,思考着小时候的这个无知的问题。

他盯着已经长出新的嫩叶的树,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

就像叶子一般,生长完好,没有受到损坏的嫩叶直至秋天才会飘落,至少它领略了春季到秋季的风光。

那,如果嫩叶被提前折断呢。

说着,叶秋就把刚刚一直盯着的嫩叶折断。

就是自己,自己就是将他们折毁的人。是我,令他们没有领略到生活中的种种风光。是我,毁了他们。

啊,如果自己死了就好了。

这样其他人就可以活下去了吧。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心里有一道声音传来。

“当然。”

你在骗人,你明明知道就算自己不在人世,其他人也会因为种种缘故而亡,这都是不变的。

“…………”

不要否认,叶秋,你就是个自私的人。
你想死并不是为了他们的生活更好,而是不想看到这一个个生命从你眼前流逝。

亦是因为你懦弱无能,无法改变这一切,就想着把自己身上的担子取掉,让另一个人去担?然后自己就可以摆脱这一切,那些生命的流逝也不再关自己的事?

“…………”

实际上自己死了也无所谓,

但如果周围的人死去就会悲伤。

你就是讨厌这种场面吧,真是自私的想法。

“…………”

叶秋…………并没有否认,没有否认自己的自私。



多年过去了,叶秋不再是那个消极的少年,步入社会多年的他,也渐渐明白了许多,看透了许多。

“也许生命并不是厌恶我,而是我厌恶了生命,轻贱了生命。”

现在在叶秋的生活中,有着和蔼的邻居,有着温和的前辈和上司,有着敬重自己的后辈,有着能诉说烦恼的挚友,以及把自己从黑暗的深渊里拉出来的我最爱的爱人——叶修。

是他们让我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是他们让我学会了享受生活,

是他们让我的生命变得多姿多彩。

感谢你们,我现在觉得活着真好,能和你们在一起生活真好。



和煦的阳光射进屋子里,柔和的阳光并没有那么刺眼,在阳光的照耀下依偎在一起的两人是如此地甜蜜。

窗边放着一个本子,看起来有点旧,这是小时候叶修送给叶秋的那个笔记本。

忽然,一阵秋风拂过,掀起了笔记本,像是收到指令似的,吹到了某一页就停下了。

从字体上不难看出这是叶秋写的,整页纸被写得满满的:

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下去!

(完)

感谢大家的观看。

后记:

1.自我觉得后期走向越来越迷,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三个星期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2.这能算是烂尾了吧,我知道这时候又有很多人问,为什么叶秋和叶修在一起了啊。咳,这个不重要,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局。

3.莫名其妙的剧情和莫名其妙的结尾不是很配吗?

4.很多人又又又要问,叶秋明明想死,那么为什么不自杀啊,你傻啊,自杀的话,这全文就完了啊。











































































评论(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