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all日向】自闭症的治疗方式(7)

ooc预警

幼儿园文采

我觉得还是一如既往地字数短呢,哈哈哈

我觉得中途莫名中二,不要建议,凑合着看吧,哈哈哈。

前文戳tag  tag:自闭症的治疗方式



正文:



“及川前辈…………为什么…………这样问?”


影山一下子慌了神,难道自己的举动就那么明显?不仅是菅原前辈,连及川前辈都知道了,会不会其他人都知道了,会不会显得我特别变态啊!!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及川前辈为什么要问这个?


难道…………


他也喜欢那个呆子。


影山的表情一下子凝重起来。


“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就可以。”


及川也不再是那种轻佻的语气,眼神是无尽的冰冷。


周围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影山看及川如此少见的表情,心里的怀疑也渐渐变得肯定。


“嗯,是,没错,我喜欢那个呆子。及川前辈也是吧。”


但影山想到菅原前辈给自己的鼓励,心里有底了,毕竟菅原前辈是希望自己能抓住自己的幸福,我不能辜负菅原前辈的一片苦心。


就算是及川前辈…………我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心意。


“小飞雄啊~没想到你真的那么快承认了呢。对哦,我也喜欢小翔阳哦。”


及川眯着眼,看上去是在笑,但却是那么地瘆人。


话语一转,用低沉的声音:


“不过…………小翔阳是我的,就凭你?小飞雄,别想着夺走我的小翔阳。”


一下子把影山按到墙角,以一个奇异的姿势僵持着(就像是壁咚,不知道怎么写出来,大家自行想象)


影山皱眉,一用力,两人的位置瞬间反转。


“那我也不会放弃的,况且翔阳现在还不是你的,现在的状况是公平竞争,我要是有很大胜算的。”


“就凭你?那个毒舌,脾气超坏,眼神超可怕的小飞雄?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小翔阳现在可是除了我谁都不黏的哦,所以现在小翔阳算是我的吧。”


“哈,及川你说什么?”


“唔啊,超可怕的小飞雄出现了。对前辈都不用敬语了,真是叛逆期到了呢,前辈我好伤心啊,从初中培养大的孩子长大后竟然要跟我抢人,我这不是培养了个白眼狼了吗。”


及川还假装抹一把眼泪,用伤心的语气说着。


“抱,抱,抱歉,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负责叫他们俩可以吃饭的菅原,觉得此刻好方…………


啊啊啊,早知道刚刚就敲门了。


不过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是影山壁咚的及川?难道及川是下面的。不对啊,话说影山你太冲动了,这种事要慢慢来才可以的啊。


你没看到及川都哭了吗,就算是喜欢他也不能用这种粗暴的方式的吧。


及川觉着菅原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

菅原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论大王的直觉啊…………)


影山看到菅原来了,放开拽着及川的手:“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放弃的。”


喵喵喵?什么情况?难道影山向及川告白了,而及川因为喜欢翔阳无法接受影山。


然后影山指着菅原说:“菅原前辈也支持我,我是有后援的。”


但貌似菅原曲解了影山的意思:“菅原前辈很支持我,所以请考虑一下我吧,我们这爱情也是有人赞同和认可的。”


于是完美曲解意思的菅原狠狠地点点头。


所以及川你还是快点和影山好上吧,不要再缠着翔阳了。


及川死死地看着菅原,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这样菅原不禁感到背后一凉。


没想到小孝支竟然会站在小飞雄那边…………


及川准备离开,经过影山那边时,在他耳边说,“我是不会让步的。”


那毫无感情,更像是接近于冰冷的声音,让影山一瞬间像是身在冰窟里。


影山心中一凛,及川他…………是动真格的


走出门口,及川回复了他往常的语气:“快点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


菅原走进影山:“加油,前辈我会支持你的,不过这件急不来的,尽管你处于不利的状态但不要放弃啊。”


“是。”


菅原走后,宽阔的资料室里只剩下影山一人。


他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及川前辈在自己心目中一直是遥不可及的,是比我更厉害的存在,我永远都赢不了。


以前的影山也许会这样想,但现在他遇到了翔阳,遇到了这个可能会让自己赢到及川的存在。


“我会让翔阳喜欢上我的,所以及川前辈,请等待着我凌驾于你之上的那一天。”


(放心,影山是真的喜欢翔阳的,写着一段呢,是为了更加确定影山的心意,让他的心意更明确。还有,我知道这一段很中二,没办法我就只能写出这样的水平)


咳,在及川影山二人嗯…………争论的时候,其他人分别在干吗吧(哈哈哈,后面全部剧情纯属凑字数)


正在厨房的二人:


菅原在教育着研磨:“研磨啊,我知道翔阳是很可爱,但也不能不通过别人的同意就拍别人,你这种行为,是会认为是变态的哦,知道了吗。”


“知道了。”


你自己也不是很想要吗,怎么最后错的是我。


正在客厅的二人:


“翔阳昨天给你的那本书,还看吗?”


虽然翔阳仍旧没回答,但从那闪闪发亮的眼睛就已经知道答案。


赤苇去拿那本书,而翔阳在那里无聊地晃着白嫩嫩的小腿。


啊,好可爱,啊,要死了,超可爱的。


拿完书的赤苇看到翔阳这个样子,觉着自己血槽又要空一次了。


但他还是坚强地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后,无憾地再次倒地。


缓了一会,站起身来,走过去,把书递给翔阳,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放在那等翔阳来拿,毕竟赤苇想试试经过昨天的事后,翔阳有没有对自己好感度有所提升了呢。


结果就是,翔阳迟疑了一下,缓缓伸出手来接住,小小声地说:“谢谢。”


好可爱!!!天使!是天使吗!!


翔阳翻开自己昨天看到的页数,认真地看起来。


赤苇再次拿起手机,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在看,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迅速地拍了一张照片。


在按下快门后,一条信息也弹出手机。


“啊,是木兔发来的。”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