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喻黄〕相伴(5)

前文戳tag

@雏夏倾心 小姐姐合作写的

严重ooc预警

虽然把喻队写得有点受,但还是喻黄无误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的这是什么,这一章,十分得崩。



正文:



两人分别睡着上铺与下铺,


享受着下铺待遇的黄少天,在关了灯时,却没有想睡觉的欲望。


埋头苦思:啊啊啊刚交的朋友我却这样对他恶言相向啊啊啊他不会不高兴了吧什么回事啊那时候我竟然萌生出想要看看他除了笑容还有什么表情的思想太可怕了啊好奇怪啊!!!


而喻文州却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黄少天讨厌了。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激动+苦恼的黄少天昨晚睡得很浅,六点多就起身了。


黄少天一把扯开窗帘,刺人的阳光射进宿舍里,喻文州感受到了这刺人的光,先是皱了下眉头,用手遮挡阳光,缓缓起身。


因为是刚起床的缘故,声音显得有些软乎乎的:“少天?”


软糯糯的声音加上微翘起的头发,还有那呆呆的眼睛,显得分外可爱。


黄少天一下子被萌到了,麻麻我好像看到了天使。


喻文州揉了揉眼睛看着黄少天呆呆地望着自己,有些疑惑地再次问道:“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回过神来,挠挠头:“没什么没什么我我我只是叫你起床而已。”


喻文州再次疑惑,他拿起枕头旁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无奈地笑了笑:“少天,现在才六点四十三分,还早着呢。”


黄少天听到这不知为何激动起来:“哼还早着?一点也不早啊啊!!现在这个点我们应该马上去训练营开始训练争取早日成为正选!!不肯努力怎能成功唉像你这种吊尾车是不会懂得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如此激动,忍不住噗嗤一下,看到黄少天投来凌厉的目光,捂嘴偷笑。


“喂吊尾车你笑什么笑什么。”


“没,少天你难道忘了昨天魏队说今天不用去训练营吗?”喻文州问道。


“哈?什么?我我我当然知道的啊但是就算是放假我也要去训练的啊不抓紧训练就会落下别人一步的啊都说你们这种吊尾车懂什么别多管闲事啊啊。”黄少天心虚道。


“可是今天前辈他们也放假啊,所以今天训练营的大门不会开的。”


“这这种事我当然知道了啊用得着你提醒吗。”黄少天结结巴巴地说道。


“是,是。”喻文州一脸宠溺(?)地望着他。


“咳咳那你还是去睡吧。”黄少天因为自己吵醒了喻文州而感到十分自责。


“都被你给吵醒了,还睡什么,不如去收拾一下各自的东西吧,顺便打扫卫生?”喻文州建议。


“诶啊可以啊可以啊我刚才我就想这样说呢哈哈哈。”黄少天表示十分赞同这个建议。


两人洗漱完,就开始收拾东西。


黄少天看到喻文州行李箱上不意外就有几件衣服,洗漱用品,就连昨天的那个吹风机还是从喻文州的行李箱里拿出来的。


黄少天的视线被一堆笔记本给吸引了。


“文州文州这些笔记写得什么什么啊我可以拿来看看吗可以吗可以吗?”


“可以啊,没问题。”


“文州你的字真好看啊。”


黄少天翻开第一页就看到的字。


这真不是黄少天夸大,而喻文州的字体的确是既工整又娟秀。


忙着整理东西的喻文州只是随意地“嗯”一声。


看到本子(并不是那个本子)里的内容,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看向喻文州的目光也有些变化,像是有些尊敬。


黄少天默默把笔记本放回原处,独自去收拾自己的行李。


喻文州听不到黄少天那聒噪的声音,不禁有些奇怪,看到黄少天行李里那一大堆除了衣服外的海报手办等等,还有黄少天那犯难的神情,心里明了。


刚想去帮他,但又想到以黄少天好强的性子,肯定是不会接受别人的帮助的。


于是喻文州跟黄少天说:“少天,我已经收拾好了,那我就去拿扫帚和地拖啦。”


黄少天向喻文州摆摆手:“去吧去吧。”


喻文州走后,宿舍里只剩下黄少天一人,他的脑子里满是喻文州的笔记本里的内容……………………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