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all日向】自闭症的治疗方式(3)

嗯,刚刚赶出来,因为看到评论那里有几个朋友都鼓励我,我一个高兴就急急忙忙马上码字了。

因为这一章是赶出来的,质量可能有点差。各位多多包涵

下一章可能今天晚上码完,也可能明天,后天反正不超过三天。以后也是,两三天更一章。

本人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新人,嗯,才刚看完小排球的三季,现在还有些脸盲。

所以有很多人设崩坏的地方,请大家多多见谅。

总之就是ooc严重预警。

cp方面基本主线就是,苇日,及日,影日,菅日,研日。

本人对自闭症一点了解也没有,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也请多多见谅。

以及文中肯定会有许多不足的地方,还望多多包涵。

以及这文可能会坑,嗯,可能而已,只要我肯坚持,又灵感的话。嗯。

前文戳头像。

正文:




“小翔原本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初二的那段时期,因为工作缘故而出国,不能陪在小翔身边。一开始小翔也没有特别伤心,和往常一样。所以我们也放心去工作了。”

“但就在开学后第二个月,小翔就频繁地打电话给我们,叫我们快点回去。可那时候正是工作最紧要的关头,我们都以为是小翔太寂寞了所以只是安抚了他。”

“如果我们那时候发现小翔的不对劲,小翔现在也不会这个样子。”日向太太从包里拿出手帕,掩面拭泪。

及川和菅原神色十分凝重,那个如同天使般的孩子到底是遭遇了什么才会变成这副模样。

“但我们真正发现小翔患有自闭症,却是在初二准备考试的时候,那个时候老师经常打电话给我说小翔总是逃课,甚至还不上学,以前是年级前十,现在已经落到全级200左右了。刚好我们这边的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于是我们就准备回国。”

“我们回到家,看到小翔…………呜。”日向太太哽咽着,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

看到日向太太的情绪如此不稳定,及川和菅原也不好再问下去。

心里也为翔阳感到悲哀,这是遭到了怎样的欺凌事件啊!虽然不知道是怎样,但他们意识到这次事件十分严重。

“抱歉,失礼了。”过了几分钟,日向太太的情绪总算稳定了。

“我们看到,小翔…………小翔他。”

日向太太把头一扭:“抱歉,我还是不能说出口。”

菅原安慰道:“我们能理解,日向太太。毕竟每个母亲都不能接受,也会觉得说出来别人会对你的孩子所反感,当然也会觉得这件事情的确难以启齿。”

“但是,日向太太,你只有说出原因,我们才能更好地有效地去治疗小翔阳,我知道这的确是难为您了,但为了小翔阳你必须这样做,你也不希望你的儿子一辈子都是这个样子吧。日向太太,请相信我们。”及川话语一转,将利害关系分析地明了。脸上轻佻的笑已经收起,神色严峻。

日向太太呼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及川先生你说得对。我们那时…………看到的是,是,小翔光着身子,双手抱膝,浑身都,都颤抖着。我们都被吓坏了,走进一看,看到…………呜,看到小翔浑身都是被打的痕迹。”日向太太是一边哭着,一边用沙哑的声音说着。

他们已经想象到,一个弱小的男孩,孤独无援地蜷缩着满是痕迹的身体,眼里充满着绝望。

及川和菅原不约而同地都沉默着。

“看到眼前这样子,这对我们的打击十分大,但我们想到小翔才是被害者,我忍住心里的疼痛,去安慰小翔。”

“我走到小翔面前时,正准备抚摸他的头安慰他,但…………小翔他躲开了,走到离我们有两米的距离的角落,再次蜷缩起来。”

“我担忧地看了看丈夫,那时丈夫的神情也有些严肃。当我再次走向小翔,边走边说:‘小翔别怕,是妈妈啊。’抱住他的时候,他…………他在挣扎,嘴里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那时我惊讶极了,激动地说‘小翔,是妈妈啊,不认得我了吗?’,一旁的丈夫拍拍我的肩,意示我冷静下来,放开小翔。”

“当我放下手时,便扑向丈夫怀里,痛哭起来。丈夫搂着我走回自己的房间。当丈夫猜测小翔是不是患了心理疾病时,我…………我是很吃惊的。正准备带小翔去看这方面的医生。”

“但又想到小翔那时的情况,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几天过后,小翔终于不排斥我,反而很黏我,但无论我们问什么他都什么都不回答,什么话都不说。就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样。带他去看医生,结果医生也说,小翔的确是患了自闭症。”

“丈夫一人去找校方了解情况,而我则在家里照顾小翔。”

“几天后,终于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小翔在班级里是很受欢迎的,但有些人却非常嫉妒小翔。于是就开始用红色油性笔在小翔桌面上写着很不雅的词;接着慢慢变成在黑板上写;紧接着就不断地捉弄小翔;他们还到处散发出谣言;更有甚者,在小翔放学时…………成群结队地去施暴。”日向太太声音越说越颤抖,手紧紧拿着茶杯。

及川更是直接把茶杯给捏碎了,玻璃割伤了他的手。

我看是哪个小兔崽子敢这样对小天使。

菅原紧握着拳头,指甲刮得他的手逐渐流出血。

“没…………没事吧?”日向太太看着两人都流出血了担忧地问道。

“没事,回头包扎一下就可以了,日向太太您请接着说。”

“那可不行,不好好包扎的话,伤口发炎时可就严重了。快拿纸巾之类的东西止住血。绷带在哪?”日向太太的脸变得严肃。

“不用了,我们自己拿就好了,不用麻烦您的。”菅原连忙说道。

“没关系的,其实…………我很感谢你们,看到你们替小翔的遭遇感到不平,而不是耻笑看不起我他。我真的很高兴,十分感谢。”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