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all日向】自闭症的治疗方式(2)

觉得自己突然高产,更完前文就直接码第二章,不出意外第三章明天下午左右就能发。

本人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新人,嗯,才刚看完小排球的三季,现在还有些脸盲。

所以有很多人设崩坏的地方,请大家多多见谅。

总之就是ooc严重预警。

cp方面基本主线就是,苇日,及日,影日,菅日,研日。

本人对自闭症一点了解也没有,如果有什么错误的话,也请多多见谅。

以及文中肯定会有许多不足的地方,还望多多包涵。

以及这文可能会坑,嗯,可能而已,只要我肯坚持,又灵感的话。嗯。

前文戳头像。


正文:


“翔阳…………太阳一般的名字。”研磨喃喃自语道。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翔阳的目光逐渐聚焦在研磨身上,但眼里并没发现有什么感情波动。

研磨对他笑了笑,不知怎的,翔阳转过头不再望向研磨,这样研磨不禁有些失落。

“请问日向太太…………是什么导致小翔阳患上自闭症?”

日向太太貌似有些犹豫,担心地望着翔阳:“我怕…………在这里说,小翔可能…………”

赤苇拍了拍及川的肩膀,及川回头望他,点了点头。

“抱歉日向太太,这是我们的失误,那我们到房间里谈吧。”

“谢谢及川先生的见解。”

一旁的菅原开口说道:“及川,我也要一起去。”

及川颌首示意,表示菅原可以一同前去,毕竟多一个经验丰富的也不是什么坏事。

三人正准备起身前往房间,翔阳突然伸出手,紧紧拽着日向太太的衣袖。

日向太太温声劝道:“小翔,妈妈也只是离开一小会哦,很快就回来的,所以你先乖乖待在这,哥哥们都会陪你玩的哦。”

不管日向太太说什么,翔阳都不肯放下手。眼底渐渐蓄满泪水。“不要,妈妈不要。”带有哭腔的声音让众人心疼极了。

“啧。”影山咋了一声。

“你还是不是男的啊,哭哭啼啼的像小女孩一样,离开母亲就活不下,难道你还没断奶吗,一点也不像男子汉。”影山双手抱胸将翔阳数落一番。

“影山,话不要说得那么狠。”菅原斥道。

“啧,真是麻烦。”影山骚了骚后颈。

但出乎意料的是,翔阳竟有些犹豫地渐渐松开手,囔囔地说:“我…………才不是女孩子。”

菅原惊呆了,一把把影山拽入怀里,揉搓他的黑发:“没想到影山你的激将法还真有用啊。”

及川看翔阳这边也没什么问题,招呼菅原和日向太太进入房间。

日向太太对影山莞尔一笑:“影山君,谢谢你。”

“不,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可恶,又被小飞雄抢了风头,我正准备安慰小翔阳的,天才什么的真是讨厌。

不过可怜兮兮的小翔阳真是好可爱!!

及川进入房间前还嘱咐道:“小飞雄,小研磨还有小京治好好照顾好小翔阳哦。”

“是。”

此时客厅里只留下翔阳和赤苇、影山、研磨大眼瞪小眼了。

“呐,翔阳,要玩游戏吗,”研磨拿着游戏机向翔阳走过去。

翔阳并没有理会研磨,独自低下头,搓着自己的衣服。

“噗嗤。”影山毫不留情面地嘲笑研磨。

研磨向他投去敌视的目光。

刚才就不见的赤苇,现在从楼梯走下,手里拿的好像是一本儿童读物。

赤苇把那本儿童读物递给翔阳,翔阳并没有去接,但他的目光却一直盯着赤苇手上的另一本文学书籍。

赤苇觉察到翔阳的目光,问道:“想看这本?”

翔阳没有回答赤苇的问题,只是盯着那本书。

赤苇见状也不再问话,只是把另一本书递给翔阳,可翔阳还是不接。

赤苇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我放在桌面上,想看就自己拿哦。”说完,便把书放在桌面上。

翔阳盯着书本几十秒,终于抵不住书本的诱惑,默默地拿起书,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真是傲娇得可爱的天使啊,此生无憾了。赤苇心想。

随后转过头向研磨和影山露出胜利者般的笑容。

更是得寸进尺地坐在翔阳旁边,面无表情地向另外二人,单手比了一个“V”字形。便和翔阳一起看书

影山蹙眉,浑身散发出邪气:“可恶啊。”

研磨也不甘落后,也坐在翔阳的右手边,专心看书的翔阳并没注意到自己身旁坐了一个人。

哦,赤苇是翔阳自己允许可以坐在自己身旁的,只不过没用语言表达出来而已。

研磨从桌面上装着西瓜的盆子里,拿起一块(西瓜:呵,终于想到还有我了吗。)递到翔阳嘴前。

刚好翔阳也有些口渴了,小口小口地吃着,因为书的缘故,翔阳并没有特别在意是谁给他西瓜。心安理得地接受着研磨的服务。

翔阳吃东西时脸腮鼓鼓的就像一只小仓鼠加上那认真的小眼神。

啊~好可爱,这是天使吗。

研磨默默拿出手机,镜头对准翔阳,拍了一张照片,顺便还把这张图设为自己的壁纸。

此刻的影山十分地不开心,翔阳两边的位置都给那两个混蛋给霸占了。

于是无事可做的影山开始静静地盯着翔阳的脸。

却发现翔阳微微蹙起的眉头,不过很不显眼,但还是给影山发现了。

影山稍稍凑近,原来发现翔阳白嫩嫩的小手一直指着一个字,影山推测翔阳是不会这个字。

看着翔阳蹙起的眉头,影山不知为何心里有一阵疼痛感。

忍不住对翔阳说:“喂,呆子。”

翔阳被影山的语气给吓到了慢慢向赤苇那边靠近,手轻轻地拉着赤苇的衣服。

翔阳这般依赖自己的感觉,让赤苇心里满足极了。但也对影山吓到自家小天使感到很生气。

语气冲冲地说:“喂,影山,别吓翔阳。”

影山没有理会赤苇,依旧对翔阳说:“那个字,读Kei。”

翔阳指着书本的那个字,喃喃细语:“Kei。”

说完嘴角还微微上扬,露出浅浅的笑容。

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着:“谢谢。”

不过这可瞒不过听力十分好的那三位。

赤苇、影山、研磨三人全体倒地,双手抱胸。刚刚还在相互较劲的三人,此时心里的想法却出乎意料的相像:

妈妈,这个男孩子好可爱像天使一样,所以我要娶他。






客厅里氛围一派祥和。

只是房间里的氛围………………似乎有些紧张。

“小翔其实在初二时…………遭到了校园欺凌。”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