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喻黄]关于我的狼人爱人是睡美男的故事(一发完/附加小番外)


※虽然万圣节已经过了,但由于我的写文速度硬生生地拖到现在


※极度ooc


※童话杂烩系列


※本来是为了宣传 @茶柒柒 的画写的文,请大家多多支持她的画,画得敲好的。


※写着写着莫名沙雕,多见谅






万圣夜,隐藏在暗夜中的妖魔鬼怪纷纷出现,享受他们的节日,享受属于他们的一片热闹与繁盛。


“听说黑巫师大人要举办舞会,内部消息说可能还会在舞会中挑选一名女子与黑巫师大人订婚呢。”


“诶,是吗是吗,那我也去凑个热闹。”


“嘿,你就别去参合了,人家只许那些身份尊贵的贵人和女性才能入场。就你这样,就甭想去了。”


一位黄发狼人路过此处,无意间看到这张告示,停下脚步,托着腮认真地端详着这告示。


虽说是狼人,但身上除了那狼耳朵和狼尾巴,基本都与人类无异。


“应该是混血的吧。”路过的行人纷纷小声议论道。


狼人与人类的混血,实力会更为强劲,能更好地控制狼形与人形,所以鬼怪们都不敢轻易靠近他。


“文州?!!!!”一声带有三分疑惑七分震惊的语气吸引了路人的频频侧视。


狼人不可置信地撕下公告,等清楚地看了几遍过后:“我靠我靠,还真的是文州诶,大概有一百年左右没听到过他的消息了吧,真是的无缘无故就闹失踪,到现在才知道一下你的近况。我拿回去给景熙儿看看去。”


狼人快速地说出一大堆感叹,就准备拿着公告转身离开。


“嗯?”狼人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在扯着他的衣角,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鬼?


“你...你...为什么要撕下来,这样...这样...别人不就看不到了吗?”小鬼唯唯诺诺地开口。


着急的狼人无意中显出狼形,露出锋利的尖牙:“那也不止这有的吧,其他地方也有的啊,去别的看就可以的吧,我就拿了其中一张,没有多大影响的。”


小鬼被狼人这副模样给吓得跑走了,狼人意识到刚刚自己是冲动了,连忙说:“诶,不是的啊,我没有那意思,你别....”


还没等狼人说完,小鬼就已经渐渐淡出他的视线了,狼人只好就罢了,转身离去了。


到了一个小亭子里坐下,展开公告继续看,瞄到入场条件:


需是身份尊贵之人与女性才能入内。


身份尊贵......


狼人想起了远在这里的被冰封的城堡,他以前的家.....


狼人甩甩头,迫使自己不再想那些事。狼人陷入了沉思:


我现在没名没分,也不是女性,怎么入场的啊。但我真的好像再见到文州啊,找他问当年的一些事,还有解除诅咒的方法。


狼人动了动他的耳朵,他敏锐的听力,使他不得不听到在小路旁一对母女的谈话。


母亲似乎在给女儿讲故事:“灰姑娘她很伤心,独自在柴房里哭泣,突然一位仙女就出现在灰姑娘面前,听取了灰姑娘想去舞会的心愿,将她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变成闪闪发光的礼服,并变出了一个南瓜车...”


狼人似乎是有了什么启发:对诶,穿上女装不会可以的吗,哈哈哈哈哈哈,我真聪明。


“景熙儿!!郑轩!!”


“黄少您又怎么啊?”一阵慵懒的声音传来,转眼间就见两位侍从般的人单膝跪地,恭敬地向那位‘黄少’行礼。


黄少?没听过这名儿,这狼人可是狼人族的大皇子——黄少天啊。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狼人族的领地突然被冰封,狼人族里的人也随之冰在那,所以狼人族势力一落千丈。黄少天,现在也只是个有名无势的幌子而已。


“快快快,景熙儿快给本少准备布料,郑轩,你去给我抓一只南瓜怪,快快快。”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啊?”


“咳咳,我找到文州的消息了。”


“文州?小时候跟您很要好的那位?”


“嗯!然后我要去参加舞会,但里面只许身份尊贵与女性入内,你也知道我们现在这情况,所以——”


“所以你要男扮女装?”


“没错,景熙儿别问了,快准备布料,让我们来做一件闪闪发光的礼服。”


“做礼服这件事我倒是能理解,但让我找南瓜怪又是怎样一会事啊?”


“不觉得有南瓜车更加有范儿吗??”


行,你是皇子你说了算。


在舞会前,礼服总算是赶工做出来了。黄少天穿上礼服,感觉看起来还不错。一个南瓜怪变成的南瓜车也及时地出现了。


“黄少,很荣幸能作为车马乘您。”


看到南瓜怪异常恭敬的态度,黄少天觉得异常怪异,转过头望郑轩:“这怎么回事?”


郑轩心虚地别过头:“没什么啊,快出发吧。快到点了。”


“行吧。”一心急着想见喻文州的黄少天也没太在意。


到了舞会现场,黄少天以一种极其粗鲁(?)的姿态,随便地捻起裙角,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这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都在纷纷讨论着。


徐景熙双手掩面:“真不想承认我和这位‘公主’是同行的。”


独自坐着的喻文州,似乎刚刚看到了一抹黄色,想着是否是那人来了。随后又把这个念头给消掉。


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黄少天入场后,就一直在寻找喻文州,引起众人的不满。徐景熙只好在一旁不停地道歉。


“黄少,就算要找也不要这么着急啊,你们别人都怎么说你啊?”


“诶呀诶呀,别人说什么那是别人的事。我来这里是来找文州的,而不是来享受舞会的。”


“啊,文州!!!!”


徐景熙想再说些什么,但黄少天就突然飞奔而去,似乎是找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看到那抹黄色由模糊到清晰,逐渐充斥在眼瞳中,那熟悉的气息让喻文州喘不过气,仿佛这一切都在梦中。


“文州!!!!”黄少天一把挽住喻文州的胳膊,音量超大的喊声,使刚刚心情平复下来的众人们再次感受到了不爽。但看到他与喻文州好像很熟的样子,也不好出声,只好小声地议论着。


见黄少天好像还要说些什么,喻文州示意让他停下来:“少天,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但是这里多人,我们还是到天台去说下关于我们的是吧。好吗?”


黄少天果真收住嘴巴,点了点头。喻文州走到站台上:“各位请继续享受这场舞会,鄙人有些私事要处理,先告辞一会。”


说完便拉着黄少天走了。


徐景熙:黄少,你就这样丢下我了吗?可怜巴巴jpc.


两人走上天台,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出声:“文州!!好

久不见啊,我看看啊,都快有两百多年了吧。”


“嗯,好久不见啊,不过也没两百多年那么夸张吧。少天你不在族里待着,为什么要来这里?”


黄少天一下子情绪低落,声音也低沉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奇妙的陷入了沉睡,然后醒来后,发现领地全被冰封住了,族人,母亲父亲也被冰住了。只有景熙,郑轩还在。有人说这是黑巫师的诅咒,所以我就来到这里了,文州关于这个你知道些什么吗?”


喻文州听到这,垂下眼眸眼色低沉,像是要做什么巨大的决定,但还有犹豫地说了出口:“少天,其实这个诅咒是我父亲下的。”


黄少天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说:“怎么可能啊!”


“怎么没可能?我父亲与你父亲向来都是关系紧张,在你出生时,我父亲趁防备减弱,就趁机使咒。诅咒少天你,在16岁前如果碰到秋葵,就会陷入沉睡,且整个领地都会被冰封,一起陷入沉睡。”


“一开始我也不知情的,但等我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以我之前的法力只能够让你从沉睡中唤醒。”


“少天,对不起,我为我父亲曾经犯下的愚蠢的错误而向你道歉,狼人族的大皇子。”喻文州说着就弯下腰。


黄少天连忙摆手:“文州...你也不用这样,虽然一开始听到是有点那种情绪。但仔细想想这又不是文州你的错,你又不必负责,不管怎样但你还救了我啊,明明没必要救我的,不是吗?”


“更何况,我反而要感谢你呢。现在才知道,原来父亲不让我出城堡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可小时候我不懂,就偷偷跑出来了,是你,文州让我的世界充满了色彩,是那时候你主动跟我说话。我真的很开心啊,那时候。”


“所以说,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啊,现在应该珍惜当下!!既然是你父亲下的诅咒,以你现在的实力也可以解开了吧!!快跟我去解开吧!!”


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少天,你先别急。有的是时间去。我现在可是有舞会在身的。但没想到少天为了我,还穿上了那么漂亮的礼服,我好感动啊。”喻文州掩嘴,看似是在感到,但是在掩饰自己偷偷的笑意。


“文州!!!!”黄少天气恼般地说。


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庄重地弯着腰:“不如,少天陪我跳一支?”


喻文州认真又带点宠溺的眼神加上磁性的的声音一下

子让黄少天的脸红起来,静静地愣在那。


喻文州笑了笑,一把拉住黄少天的手,一起跑到大厅里:“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


这时黄少天才反应过来:“哈?!不是文州!!我没答应啊。”


喻文州没有理会他,跑到了大厅前,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眼光。喻文州牵起黄少天的手,一手托住腰,随着音乐起舞。


二人的舞蹈瞬间成为了众人的焦点,纷纷沉浸其中,二人的舞步划出优美的弧度。


一曲完毕,周围纷纷响起掌声。喻文州拉住还在飘飘然的黄少天走到站台上。


“我宣布,这位‘小姐’就是我的未婚妻了。”


众人纷纷表示祝福,只有黄少天愣愣地站在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不是!!我.....文州???”


喻文州回以一笑,单膝跪地,小心翼翼地拿起黄少天的手轻吻一下,抬头望他:“少天,嫁给我,好吗?”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 ,但心里的感觉自己也是很清楚的。他现在被一种难以表述的幸福感包围着。


黄少天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脸上已经挂满泪水,他重重地点了点头。两人拥抱在一起。


就这样黑巫师和狼人幸福地在一起了。


徐景熙:嗯嗯?什么情况,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小番外:


“黑巫师大人终于要娶亲了,就算是像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都能去参加啊。不过有谁知道新娘是谁吗?”


“新娘子我见过诶,长得挺清秀的,就是很平胸?像是没胸一样。”


“诶~难道黑巫师大人喜欢贫乳的?”


“嘘,不要说这些了,被人听到就不好了。散了吧散了吧。”


窝在喻文州怀里的黄少天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