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米尤〕荣耀后的........(短篇/一发完结)

极度ooc预警

设定很迷,剧情很迷,反正凑合着看

幼儿园文采



正文:



尤里·基罗夫,天狼一族最为优秀的猎人之一。

有一名胞兄,其名米哈伊尔·基罗夫。

父母在与吸血鬼一族的战争中身亡,自幼便与其兄分
别接受封闭式训练。

在执行任务中失去联系,至今已失踪5天,尚未阵亡,暂时判定为——叛变
已派米哈伊尔·基罗夫前去营救。





昏迷五天的尤里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怀里,警惕的他想要挣脱出来,但全身却虚弱无力。

“是被打了麻醉剂了吗?”一到清冷的声音落到尤里耳边。

熟悉的声音让尤里不禁放松身体。

是哥哥吗?尤里转过头想确定正抱着自己的人是否是
自己的哥哥,但发现自己并没有这样的力气,只好乖乖躺在那人的怀里。

那人也没再说什么,抱着尤里继续奔跑在丛林当中。




等尤里再次醒来时就已经是在自己的宿舍里。尤里起身,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手。

啪————

一声开门声使尤里的视线转到了门上。门前站着的正是自己的室友——菲利普。

“哟,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行动了哈。”说着还拍了拍尤里的胸脯。

尤里不讨厌这个室友,也不算特别喜欢,虽然平时受伤时都是他在旁边照顾着自己,算是个好人。但他实在是太聒噪了。

“话说昨天你死死地躺在门外真的是吓死我了,还好我提早完成任务。”

“那你知道昨天是谁把我放在这的吗?”难道昨天的真的是哥哥!

菲利普稍稍扭过,挠了挠头,尤里那强烈的充满希冀的目光让他招架不过来。

“额,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在门外了。”此时菲利普也有些好奇了。

“啊,对了差点忘了,长老叫你醒来了就去审判殿找他。”

审判殿?尤里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审判殿的族里高层开会且审判叛徒的地方。自己也只是在年幼时去过一次。

尤里点了点头,披上衣服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尤里到达审判殿时,看到一个人也早早来到了,尤里眯了眯眼,觉得这背影有些熟悉。

那人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把身子转了过来,看到来
人,也并没有吃惊,仿佛就像是已经知道了尤里的到来:“尤拉奇卡,好久不见。”

“哥.........哥?”尤里愣在原地,语气充满着不可置信与怀疑。眼前的人的确是和自己哥哥长的十分相像,但那双冰冷的双眼让尤里感到十分陌生。

“呵。”那人轻笑一下,“那也是,都那么多年了,不记得也很正常。尤拉奇卡,我回来了。”

听到这话尤里强忍住泪水,露出释然的淡淡的笑容,一个箭步扑到到米哈伊尔怀里:“欢迎回来。”

啊,哥哥回来了,果然是哥哥。

米哈伊尔闭眼低头嗅着怀中人的味道,感觉时间过了很久,米哈伊尔暗暗叹了口气,便离开尤里的怀抱。

尤里不解的抬头望向米哈伊尔,但看到他那落寂的眼神,想开口问道,但看待长老已经来到,就把问话噎了下去。

“米哈伊尔,尤里今天我来找你们是想宣布一件事。”

看到长老一副严肃的样子,尤里觉得这件事一定没那么简单且十分严重。

“你们中的一人背叛了我们。”

具有炸裂性的消息就这样轰炸在二人耳中,米哈伊尔还是那副冷静的样子,不知道是已经知道了还是他自身就是叛徒。


相比较米哈伊尔的冷静,尤里就显得有点不镇定了:“长老,消息确切吗?”

“当然。你们两个都有嫌疑,米哈伊尔是这几年一直在外历练我们也不清楚你的情况。尤里你是这几天都失踪,我们也怀疑你是否是投奔了吸血鬼。”

“怎么.......可能......”

“你们两个都是下一任族长的候选者,这是我们一族的明镜,用来检测是否是异类,如果是异类就会受到灼痛。这就是你们的第一项测验。”

米哈伊尔坦荡地走向明镜,尤里松了一口气,哥哥那么淡定,叛徒肯定不是哥哥,长老一定是受到假的消息了。

米哈伊尔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明镜前,瞬间感受到了一阵阵灼痛,耐不住疼痛的米哈伊尔跪在明镜前,痛苦地呻吟着。

痛苦的不仅是米哈伊尔,还有尤里。自己一直敬爱的哥哥居然变成了吸血鬼,变成了杀害自己父母的吸血鬼。这无疑是给尤里的内心造成了巨大的疼痛。

尤里捂住心口,此刻的他感觉透不过气,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长老把匕首递到尤里手里:“尤里杀了他,杀了他你就是下一任家主了。”

尤里还愣在原地,眼前的景象压得他喘不过气,也自然听不到长老说的话。

长老以为他是在怀念兄弟之前的情义:“尤里!米哈伊尔现在不是你的哥哥了!他是吸血鬼杀害你父母的吸血鬼!你忘了你父母是怎么死的吗?尤里·基罗夫!”

长老具有穿透力的声音,让尤里的内心更加迷茫,他举着匕首颤抖地走向米哈伊尔,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哽咽道:“哥哥,骗人的吧。哥哥,是吸血鬼?不是真的吧。”

米哈伊尔忍住疼痛,摇摇晃晃地半站起来,直直地冲到尤里面前,匕首穿过了他的胸膛,蔓延出一朵朵血花。

米哈伊尔无力的落在尤里怀里,尤里的手缓缓地离开匕首:“哥......哥?”尤里觉得现在像是之前被打了麻醉剂那样,无力地跪倒在地上,米哈伊尔也随之躺在地上。

尤里无神地望着米哈伊尔,伸出颤抖着的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尤拉......奇卡。”

尤里的眼神渐渐聚焦在米哈伊尔脸上,像是突然回过神似的:“哥哥,坚持住,我,我,马上会带你去治疗的。”

米哈伊尔扬起一抹与即将死亡的凄凉不符的明媚而又
温暖的笑容,将一直握在手中的纸条放到尤里手上。

“尤拉奇卡,这是吸血鬼据点的情报。”

“那,那哥哥你跟长老说清楚你只是去当间谍,也,也,不用死去啊!!”

米哈伊尔伸出沾满血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尤里的脸颊:“我已经是吸血鬼了,是没有资格在族里的。更何况,我们之中只有一个能成为族长,决定的方式就是让我们二人决生死斗。与其让我们互相厮杀还不如死在尤拉奇卡怀里呢。”

米哈伊尔轻吻一下尤里满是自己血迹的脸颊:“尤拉奇卡.....要当一个像父亲那样伟大而又强大的族长啊。”

“还有.......坚强地活下去啊!”

“.............”

手渐渐垂下,双眼也缓缓闭上,但嘴上的笑容是那么的安详,幸福。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一阵阵悲痛
的的吼声从审判殿里传出,悲痛而又无助。

“为什么..........”




尤里·基罗夫,是天狼一族最伟大的族长,带领天狼一族走向繁荣。

父母在与吸血鬼的战争中身亡,自幼接受封闭式训练。

有一名胞兄,其名米哈伊尔·基罗夫。

天狼的叛徒,族中的耻辱。后被族长亲手将其杀灭。

至今在任50年,尚未娶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