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钦啊…………

佛系写文,不搞事不闹事,有错立刻认(求生欲极强),漫步于各北极圈里(以上)

【司杏】瞳中倒映的彩色


※可能会有ooc,毕竟是萌新啊哈哈哈


※童话设定,内含睡美人与白雪公主的许多设定。


※“〔〕”代表人物说的话    “【】”代表人物的内心


※较短小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富饶的国家里,一位美丽的小公主出生了。


整个国家都十分高兴,认为这位公主会带给国家吉祥。


这位公主的名字就叫作杏。


但是恶毒的女巫却嫉妒公主的美貌,就下诅咒让在十八岁前,公主一吃到苹果就会陷入永恒的沉睡。


希望自己女儿能平安长大,国王下令不许售卖苹果,甚至王国内不能出现苹果。


公主也就在父母下的保护下一天天长大。


每天形影不离的守卫,严禁与他人接触,永久只能在

寝室里。


一条条规定,让杏公主觉得自己宛如就被囚禁一般。


但她知道,这也是为她自己好。


杏公主只能从书里去认识外面缤纷的世界。但公主也知道,这是自己触摸不到的。


父王与母后总是安慰她


〔过了十八岁就没事了,在十八岁前就先忍忍吧,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但随着一天天长大,杏公主发现,自己渐渐看不到色彩了



【一切都变成黑白色了】



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不能引起杏公主的兴趣,觉得这一切都那么无趣。


公主就这样随波逐流地,不追求自由。



【就算到了十八岁,我也不会出去了吧】



一天,一 个侍女给了公主一个苹果。


公主捧着自己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的苹果。


从书上了解到的苹果是:红色的,甜甜的。



【可我还是感觉不到】



〔公主殿下,只要吃了这红彤彤的苹果啊,就可以看到多彩的世界〕


公主当然知道自己在十八岁前是不能吃苹果的。



【但我还是想看看这多彩的世界,尽管那是个谎言】



公主吃下了苹果,最后陷入沉睡了。闭上眼的那一刻,她看到了女巫那丑陋的嘴脸。



【啊........】


【公主会永恒地沉睡吗】


【抱歉,这个没有答案。不过,真命天子的kiss能让公主从沉睡中醒来】


【那真命天子什么时候可以来?】


【不知道。可能是在明天,后天,一个月后,一年后,十年后,百年后。也有可能永远也不会来】



公主就这样沉睡的两百年。


可喜可贺的是,真命天子终于已经来到了!


红发的真命天子庄重而又小心地轻吻着这位美丽的公主。


公主醒来了,她知道就是眼前这个人将她从沉睡中唤醒。



【但我还是看不到色彩】



〔公主殿下,您真的很beautiful,特别是你的眼睛〕


〔眼睛好看有什么用?可我除了黑白色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您的眼睛就是colorful〕


“王子”露出真挚的笑容,不带一丝谄媚,而是纯粹的笑容。



【红色,是最耀眼的颜色。能让人身处在暖炉边,暖暖的。】


【紫色,是最平和的颜色。能让人身处在充满薰衣草的花海里,温柔的】



空洞的眼瞳,渐渐充满了缤纷的色彩。


〔是的。那是因为最美丽的色彩就是在我的眼前啊〕


【司杏】只要可爱就够了



※一个来自萌新转校生的心声/吐槽


※真心英文渣


※可能会有严重ooc,毕竟只是萌新


※短小






“姐姐大人————”


随着呼唤声,一抹红色也逐渐清晰在眼瞳中。


啊.....是司糖啊


“Surprise,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姐姐大人。”


嗯....依旧还是惯例的英文的呢。姐姐大人我啊,英语是最差的一科啊。


“您问我为何会在这?那还不是因为濑名前辈把我的零食都收走了。


明明只是吃了一小点而已。”


朱樱司鼓起腮帮子,嘟起嘴抱怨着。


“抱歉,失礼了。不该跟姐姐大人抱怨这些的。”


没关系的哦,虽然司糖你啊,经常说一些我完全不晓得的英文,但是这个样子的司糖真是可爱啊。嘛,算了,语言什么的无所谓啦。


看着因为被摸头就害羞到胡言乱语的司糖。我这样想着。


[喻黄]关于我的狼人爱人是睡美男的故事(一发完/附加小番外)


※虽然万圣节已经过了,但由于我的写文速度硬生生地拖到现在


※极度ooc


※童话杂烩系列


※本来是为了宣传 @茶柒柒 的画写的文,请大家多多支持她的画,画得敲好的。


※写着写着莫名沙雕,多见谅






万圣夜,隐藏在暗夜中的妖魔鬼怪纷纷出现,享受他们的节日,享受属于他们的一片热闹与繁盛。


“听说黑巫师大人要举办舞会,内部消息说可能还会在舞会中挑选一名女子与黑巫师大人订婚呢。”


“诶,是吗是吗,那我也去凑个热闹。”


“嘿,你就别去参合了,人家只许那些身份尊贵的贵人和女性才能入场。就你这样,就甭想去了。”


一位黄发狼人路过此处,无意间看到这张告示,停下脚步,托着腮认真地端详着这告示。


虽说是狼人,但身上除了那狼耳朵和狼尾巴,基本都与人类无异。


“应该是混血的吧。”路过的行人纷纷小声议论道。


狼人与人类的混血,实力会更为强劲,能更好地控制狼形与人形,所以鬼怪们都不敢轻易靠近他。


“文州?!!!!”一声带有三分疑惑七分震惊的语气吸引了路人的频频侧视。


狼人不可置信地撕下公告,等清楚地看了几遍过后:“我靠我靠,还真的是文州诶,大概有一百年左右没听到过他的消息了吧,真是的无缘无故就闹失踪,到现在才知道一下你的近况。我拿回去给景熙儿看看去。”


狼人快速地说出一大堆感叹,就准备拿着公告转身离开。


“嗯?”狼人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在扯着他的衣角,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小鬼?


“你...你...为什么要撕下来,这样...这样...别人不就看不到了吗?”小鬼唯唯诺诺地开口。


着急的狼人无意中显出狼形,露出锋利的尖牙:“那也不止这有的吧,其他地方也有的啊,去别的看就可以的吧,我就拿了其中一张,没有多大影响的。”


小鬼被狼人这副模样给吓得跑走了,狼人意识到刚刚自己是冲动了,连忙说:“诶,不是的啊,我没有那意思,你别....”


还没等狼人说完,小鬼就已经渐渐淡出他的视线了,狼人只好就罢了,转身离去了。


到了一个小亭子里坐下,展开公告继续看,瞄到入场条件:


需是身份尊贵之人与女性才能入内。


身份尊贵......


狼人想起了远在这里的被冰封的城堡,他以前的家.....


狼人甩甩头,迫使自己不再想那些事。狼人陷入了沉思:


我现在没名没分,也不是女性,怎么入场的啊。但我真的好像再见到文州啊,找他问当年的一些事,还有解除诅咒的方法。


狼人动了动他的耳朵,他敏锐的听力,使他不得不听到在小路旁一对母女的谈话。


母亲似乎在给女儿讲故事:“灰姑娘她很伤心,独自在柴房里哭泣,突然一位仙女就出现在灰姑娘面前,听取了灰姑娘想去舞会的心愿,将她身上满是补丁的衣服变成闪闪发光的礼服,并变出了一个南瓜车...”


狼人似乎是有了什么启发:对诶,穿上女装不会可以的吗,哈哈哈哈哈哈,我真聪明。


“景熙儿!!郑轩!!”


“黄少您又怎么啊?”一阵慵懒的声音传来,转眼间就见两位侍从般的人单膝跪地,恭敬地向那位‘黄少’行礼。


黄少?没听过这名儿,这狼人可是狼人族的大皇子——黄少天啊。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狼人族的领地突然被冰封,狼人族里的人也随之冰在那,所以狼人族势力一落千丈。黄少天,现在也只是个有名无势的幌子而已。


“快快快,景熙儿快给本少准备布料,郑轩,你去给我抓一只南瓜怪,快快快。”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啊?”


“咳咳,我找到文州的消息了。”


“文州?小时候跟您很要好的那位?”


“嗯!然后我要去参加舞会,但里面只许身份尊贵与女性入内,你也知道我们现在这情况,所以——”


“所以你要男扮女装?”


“没错,景熙儿别问了,快准备布料,让我们来做一件闪闪发光的礼服。”


“做礼服这件事我倒是能理解,但让我找南瓜怪又是怎样一会事啊?”


“不觉得有南瓜车更加有范儿吗??”


行,你是皇子你说了算。


在舞会前,礼服总算是赶工做出来了。黄少天穿上礼服,感觉看起来还不错。一个南瓜怪变成的南瓜车也及时地出现了。


“黄少,很荣幸能作为车马乘您。”


看到南瓜怪异常恭敬的态度,黄少天觉得异常怪异,转过头望郑轩:“这怎么回事?”


郑轩心虚地别过头:“没什么啊,快出发吧。快到点了。”


“行吧。”一心急着想见喻文州的黄少天也没太在意。


到了舞会现场,黄少天以一种极其粗鲁(?)的姿态,随便地捻起裙角,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这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都在纷纷讨论着。


徐景熙双手掩面:“真不想承认我和这位‘公主’是同行的。”


独自坐着的喻文州,似乎刚刚看到了一抹黄色,想着是否是那人来了。随后又把这个念头给消掉。


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黄少天入场后,就一直在寻找喻文州,引起众人的不满。徐景熙只好在一旁不停地道歉。


“黄少,就算要找也不要这么着急啊,你们别人都怎么说你啊?”


“诶呀诶呀,别人说什么那是别人的事。我来这里是来找文州的,而不是来享受舞会的。”


“啊,文州!!!!”


徐景熙想再说些什么,但黄少天就突然飞奔而去,似乎是找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看到那抹黄色由模糊到清晰,逐渐充斥在眼瞳中,那熟悉的气息让喻文州喘不过气,仿佛这一切都在梦中。


“文州!!!!”黄少天一把挽住喻文州的胳膊,音量超大的喊声,使刚刚心情平复下来的众人们再次感受到了不爽。但看到他与喻文州好像很熟的样子,也不好出声,只好小声地议论着。


见黄少天好像还要说些什么,喻文州示意让他停下来:“少天,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说,但是这里多人,我们还是到天台去说下关于我们的是吧。好吗?”


黄少天果真收住嘴巴,点了点头。喻文州走到站台上:“各位请继续享受这场舞会,鄙人有些私事要处理,先告辞一会。”


说完便拉着黄少天走了。


徐景熙:黄少,你就这样丢下我了吗?可怜巴巴jpc.


两人走上天台,黄少天迫不及待地出声:“文州!!好

久不见啊,我看看啊,都快有两百多年了吧。”


“嗯,好久不见啊,不过也没两百多年那么夸张吧。少天你不在族里待着,为什么要来这里?”


黄少天一下子情绪低落,声音也低沉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奇妙的陷入了沉睡,然后醒来后,发现领地全被冰封住了,族人,母亲父亲也被冰住了。只有景熙,郑轩还在。有人说这是黑巫师的诅咒,所以我就来到这里了,文州关于这个你知道些什么吗?”


喻文州听到这,垂下眼眸眼色低沉,像是要做什么巨大的决定,但还有犹豫地说了出口:“少天,其实这个诅咒是我父亲下的。”


黄少天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说:“怎么可能啊!”


“怎么没可能?我父亲与你父亲向来都是关系紧张,在你出生时,我父亲趁防备减弱,就趁机使咒。诅咒少天你,在16岁前如果碰到秋葵,就会陷入沉睡,且整个领地都会被冰封,一起陷入沉睡。”


“一开始我也不知情的,但等我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以我之前的法力只能够让你从沉睡中唤醒。”


“少天,对不起,我为我父亲曾经犯下的愚蠢的错误而向你道歉,狼人族的大皇子。”喻文州说着就弯下腰。


黄少天连忙摆手:“文州...你也不用这样,虽然一开始听到是有点那种情绪。但仔细想想这又不是文州你的错,你又不必负责,不管怎样但你还救了我啊,明明没必要救我的,不是吗?”


“更何况,我反而要感谢你呢。现在才知道,原来父亲不让我出城堡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可小时候我不懂,就偷偷跑出来了,是你,文州让我的世界充满了色彩,是那时候你主动跟我说话。我真的很开心啊,那时候。”


“所以说,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啊,现在应该珍惜当下!!既然是你父亲下的诅咒,以你现在的实力也可以解开了吧!!快跟我去解开吧!!”


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少天,你先别急。有的是时间去。我现在可是有舞会在身的。但没想到少天为了我,还穿上了那么漂亮的礼服,我好感动啊。”喻文州掩嘴,看似是在感到,但是在掩饰自己偷偷的笑意。


“文州!!!!”黄少天气恼般地说。


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庄重地弯着腰:“不如,少天陪我跳一支?”


喻文州认真又带点宠溺的眼神加上磁性的的声音一下

子让黄少天的脸红起来,静静地愣在那。


喻文州笑了笑,一把拉住黄少天的手,一起跑到大厅里:“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


这时黄少天才反应过来:“哈?!不是文州!!我没答应啊。”


喻文州没有理会他,跑到了大厅前,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眼光。喻文州牵起黄少天的手,一手托住腰,随着音乐起舞。


二人的舞蹈瞬间成为了众人的焦点,纷纷沉浸其中,二人的舞步划出优美的弧度。


一曲完毕,周围纷纷响起掌声。喻文州拉住还在飘飘然的黄少天走到站台上。


“我宣布,这位‘小姐’就是我的未婚妻了。”


众人纷纷表示祝福,只有黄少天愣愣地站在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不是!!我.....文州???”


喻文州回以一笑,单膝跪地,小心翼翼地拿起黄少天的手轻吻一下,抬头望他:“少天,嫁给我,好吗?”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 ,但心里的感觉自己也是很清楚的。他现在被一种难以表述的幸福感包围着。


黄少天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脸上已经挂满泪水,他重重地点了点头。两人拥抱在一起。


就这样黑巫师和狼人幸福地在一起了。


徐景熙:嗯嗯?什么情况,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小番外:


“黑巫师大人终于要娶亲了,就算是像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都能去参加啊。不过有谁知道新娘是谁吗?”


“新娘子我见过诶,长得挺清秀的,就是很平胸?像是没胸一样。”


“诶~难道黑巫师大人喜欢贫乳的?”


“嘘,不要说这些了,被人听到就不好了。散了吧散了吧。”


窝在喻文州怀里的黄少天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轰出胜】找到了吗? 第一篇章——第2节


※深夜发毒系列

※微黑久

※感情线有,但很淡,像清风一般的爱情,嗯,不感兴趣的朋友自行选择吧。前期铺垫较多

※前文戳头像

※日常ooc

※以日记方式记载,也就是,以主角视角来看。






“我想找太阳。

找太阳?这真是不切实际呢,只有小孩子才会有这种想法的吧。的确,我小的时候也曾经偷偷想过要找太阳并得到它,不过那时只是小孩子的优越感好强感与对太阳的憧憬作怪。

由于在外摄取的知识逐渐增多,也慢慢地对太阳有了抵触甚至于恐惧的心理:太阳很热,能瞬间把一个人融化得渣也不剩;也很刺眼,仿佛看一眼,眼睛就会瞎掉;当然,也很强大,不然为什么地球也要围着它转?不然为什么我们没了太阳就生存不了?

这种是属于宇宙的太阳系,就像小胜那样。小胜是我的幼驯染,小胜只是我对他的称呼而已,小胜原名叫爆豪胜己。听起来就像是主人公的名字呢。‘我们关系很好’虽然很想这样说,但事实上只是我单方面的缠住小胜,也许只是我自作多情地把他当做我的朋友吧。

小胜很强大,无论是个性上还是意志上,都很坚定,个性也十分有优势。跟我这个废人是完全相反的呢,也难怪小胜会叫我‘废久’。小胜就像太阳系那般,虽然强势,但也有资本——强大;没人可以跟小胜站在同一平面上,因为这样会被烧成渣的啊。所以憧憬的人只能远远的观望,想着总有一天能够与他平行,然而他内心的骄傲不允许有人超越他。所以太阳系(小胜)太危险了。

这也许就是我恐惧太阳系的一大原因吧。说到底小的时候想靠近小胜也只是单纯的对强大的憧憬,再说了,小的时候我哪懂什么强大不强大的,只是觉得待在小胜身边貌似更有安全感一些,也会随之安心。

言归正传,说到底现在15岁的我对找太阳的定义又有些不同了。我想找的不是炎热的太阳系,属于宇宙中的太阳系。而是温暖和煦的太阳,属于地球天空上的太阳。觉得好绕口好深奥的样子啊,是吧?

本意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比起太阳系的强大。我现在更为钟意太阳的温暖、柔和、慵懒,虽说也很强大,但不像太阳系那般如此的刺眼而是耀眼。就像我和小胜,我们只是保护与被保护的关系,这就不是一种平等的关系,通俗一点来说就是,强者与弱者的关系。而我对太阳的影响,就是战友与战友的关系吧,相互帮助、关心、爱护,在同一战线上,虽然自己很弱小但也可以与‘ta’一起并肩作战的关系吧。

所以太阳系(小胜)只能是可瞻仰但不能触碰的对象;而太阳则是憧憬的同时又能担任一个人的精神支柱,给人一直平易近人的感觉啊,也可以说是可以成为一个人的目标的作用吧。”



※轰还没出现呢hhhh可能过多一两章,就会出现?hhhh

※有没有发现绿谷一直都木有说出自己的个性情况(莫名伏笔)

【轰出胜】找到了吗?

※深夜发毒系列

※微黑久

※感情线有,但很淡,像清风一般的爱情,嗯,不感兴趣的朋友自行选择吧。前期铺垫较多

※日常ooc

※以日记方式记载,也就是,以主角视角来看。









“因为一时的心血来潮,我写了日记。虽然反正也坚持
不了几天,从小时候就是这样。因为各种事情延误了本该做这件事的时间,于是就彻底放弃做这件事的情况也不少。

日记虽然是记录自己每一天的生活,但显然,我不是一个每天都能坚持写日记的‘勤奋人’。

于是就决定这只是名为日记的记录我平常想说的话的本子。啊,好随便啊。

好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绿谷出久,15岁,就读于雄英高中经济科,也只是因为成绩好而勉勉强强考上的而已。父母健全,但平时家里就只有我和我母亲,父亲因为工作缘故,回家的日子很少。母亲是一个温柔的人,平时也很体贴,不会逼迫我做不喜欢的事情,我很喜欢我母亲。

为什么要在日记里写上自己的自我介绍?如果多年后我死了,而偶然翻开我这个本子的人一定会这样想。

其实也没什么别的含义,也许是为了自己老年以后开始健忘而忘记自己姓名时,所提醒自己的。不过是这种用法的几率很少,毕竟也许不过几天,我就会不写了,而渐渐的渐渐的,本子也会逐渐遗失在我的记忆的匣子然后被封起来吧。

也许这是写给我自己看的?自己给自己自我介绍?这听起来十分有趣。不过前面也说了吧,这是记录自己生活的,所以先记录自己的生活状况再一天天的记录生活中的事,这样不就显得更有条有序的吗?

再说了,那种‘因为我又两个人格,这个其实是我和另一个人格的对话’之类的羞耻的中二台词我也不能说的吧。

所以说,虽然这是给自己看的,但里面真的也许没多少真话,毕竟我只是那种喜欢把真心话放在自己心里的人啊。也许是因为害羞?害怕把自己的真心话写出来,然后偶尔被某人看到,然后这种自我被别人看透的感觉真心不好!

再说了,人类大部分不也是这样的吗,说着违心的话,做着自己明明极不情愿所做的事,与各种自己讨厌的人社交,之类的。觉得,其实我们大部分人其实都有精神分裂的吧。一面在微笑的面对,而另一面却又在不断地唾骂。

啊,我并没有嘲讽的意思。我也是这样的人啊,不过也有另一部分的人却意外的坦率哦,不过基本都是那些有能力去对抗命运的人才可以有如此特别地个性吧。像我们这些普通的人,也只能顺从命运的河流而已。

诶,话题好像渐渐变得十分黑暗了呢,不过放心我并没有那些消极的想法,自杀之类的完全没想过呢,我只是觉得生活无趣之类的吧,我只能随波逐流地混日子,没有梦想没有目标,啊,我是社会的毒瘤吧。

不过现在的我好像出现了个新的目标也可以说的新的追求?”

关于发色的四种诠释方式(沙雕向)


※很短很短

※迷之脑洞与迷之沙雕

※也许可能这些梗大家都太熟悉惹,各位凑合着看吧hhh






各种人所看到的名为轰焦冻的少年的发色所产生的第一感觉:



某位爱吃辣且是吃货的同学:

“绝对是鸳鸯锅,一定,我肯定。鸳鸯锅真的贼好吃的,强推一个!嘶——那种快感,口感,来自味觉与嗅觉的双重诱惑。嗯,决定了明天就去吃鸳鸯锅了。”







某位贩卖水果人士:

“嘿!这不是荔枝嘛。现在啊,是正值吃荔枝的季节,要不要来一斤?准甜!不过提醒一下,虽然荔枝很好吃但是不要吃太多,会上火的。”








某位中二少年:

“这发色.......噢,极其所排斥的发色,烈火与寒冰的结合。我知道了,他的父母的基因极其不相符,所以才生出这样的一个禁忌的孩子吧。他一定会备受欺负吧,别担心,加入我们组织吧,我们会保护你的。”






某位陷入热恋的少女:

“啊.....这草莓冰沙的味道是那么如此甜美,像极了我与**的恋情:草莓的甜美,红色的热情;偶尔的冷战,还有彼此渐渐融化的心。这就是恋爱的组成啊。啊,不如明天和**一起去吃草莓冰沙吧。”

【双叶亲情向】叶家双胞胎的二三事(2)




※严重ooc预警


※叶修与叶秋亲情向


※意外地有后续


※但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


※前文:(1)



1.



运动会的前三天,放学时。


叶秋问叶修:“哥,你们班应该报好项目了吧。”


“嗯,你们也是的吧。”叶修一边踢着石子一边回答道。


“对啊,那哥,你报了什么?”


“啊,那你报了什么?”


“喂喂喂,不要转移话题啊!!!”叶秋生气地扭过头望向叶修。


“你先说不好吗?为什么要我先说?”


“明明是我先问你的!!!”


“好吧,那你说了我才告诉你。”


“你真的好幼稚诶。”


“嘿,你别管我。”


“咳,我报了200米,400米,还有1X200米接力。我说了,那你呢?不许逃避问题!!!”


“哟,不错诶,你这是....往体育方面发展了?想要在学校里展现自我??”


“才不是!!只是老师恰好选中了我而已,我才没想你一样有那么邪恶的想法!”叶秋立马反驳道。


“我这想法哪里邪恶了啊,明明是你自己......”


“别说这个了,快说说你报了什么?”叶秋打断道。


“诶,我说秋儿,打断别人说话是一种十分不好的行为的诶。”


“切,如果不打断你,我就要跟着你的节奏跑题了,快快快,说一下嘛。”


“你怎么像黄少天似的啊.......”


“黄少天是谁啊?”


“我们班的,好吧好吧,我告诉你行了吗。”


“哼,早该如此。”


“呼啦圈。”


“哈?什么什么?”叶秋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你转呼啦圈?!”


叶修颇为嫌弃地看着叶秋:“怎么可能,是那个呼啦圈过山车,30人的那个。”


“也是,就你这身材哪能转得了。”叶秋掩嘴偷笑。


“去去去,一边儿去。”



2.



校运会当天(校运会一共举办两天)


200米的预赛是在校运会第一天最早的一个项目。


叶秋硬生生地在一群初三初二的学长跑到了第五名,成功进入明天的200米决赛。


第二个项目就是呼啦圈过山车,叶秋跑完就直接跑到呼啦圈的比赛场地,比赛刚好开始。


叶秋在旁边一直在为叶修加油,虽然最后叶修那班只拿到了第二名。


哦,第一名是叶秋他们班,由于叶秋刚才的举动,以至于比赛完了之后参赛的同学一直在骂叶秋:“重亲轻友”“我们是一个团体的啊叶秋大爷”等等之类的话语。


叶秋表示“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一边小跑到叶修那队给他递水,还一边安慰道:“哥,没关系的,第二名也挺好的,不用太伤心的,你们也很厉害的。一班也只是有技巧而已,不然第一肯定是你们的。”


喂喂喂,叶秋大爷,我们知道你是兄控,但也不至于这样损自己班吧,我们是一个团体的。啊,我们家的叶秋要被四班他们掳走了。


叶修接过叶秋递来的水:“哈?并没有太伤心,第一第二什么的我不是那么在乎,第二就第二,挺好的。”


叶秋拍拍叶修的肩膀:“嗯,我懂的,虽然有自尊心的好的,但是不必一个人忍着沮丧啊。”


“不是,我说你.........”


“好了好了,哥,不必说太多。啊,我要去检录,哥记得给我加油啊!”


“行行行,400米的对吧,记得了,快去吧。”









【双叶亲情向】叶家双胞胎的二三事

严重ooc预警

叶修与叶秋亲情向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正文:

1.   叶修和叶秋虽在同一学校,但彼此的班级却不同。叶修在四班,叶秋在一班。

我是一名纪律委员,今天接到上头通知说初一四班的叶修违反了校纪,所以要把他押到教导主任那里去。

嗯?看到一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了,嗯,连走路姿势都是那么的懒散,脸还是那么欠揍。

纪律委员一步上前拉住叶修:“同学你好,你就是叶修是吧。你因为违反校纪,所以教导主任想请你过去喝杯茶。”

叶修被拉住后,仔细听着纪律委员的话,纪律委员说完后,他装做一副无辜的样子:“学长,你认错人了吧,我是叶秋是叶修的弟弟,在一班的叶秋!!”

看到叶修如此过激的行为,想到新生好像有一对双胞胎就应该是他们的吧。纪律委员瞬间觉得是自己认错人了:“啊,抱歉啊学弟,那你知道你哥哥叶修现在在哪吗?”

叶修想起叶秋说他要上厕所,狡诈一笑:“学长,我哥哥现在应该在厕所。请你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他,不然他会不认错的,这也是为他好。”

纪律委员点点头,心想:这真是个懂事的弟弟啊。

叶·刚上完厕所就莫名奇妙被拉到教导主任那里·莫名奇妙地被教育了一顿后发现原来是自家哥哥把自己的锅丢向自己·秋:叶修,你mmp。









2.    叶修和叶秋遇到女孩子摔倒后的反应。

叶秋:

一名女生抱着一大堆作业走在走廊上,到转弯角的时候,没看到前面是否有人就不小心撞到叶秋。

脚下不稳的她,眼看就快要摔在地上,叶秋那是一个手疾眼快,接住了女孩,关切地问她:“同学,抱歉,没受伤吗?要不要去校医室看看?”

女孩因为叶秋那放在自己腰上的手,脸瞬间红起来了,慌慌张张地从叶秋怀里离开,虽动作有些慌乱,但脸色还是很冷静,鞠了一躬:“没,没事,谢谢你。我先走了。”

但看似冷静的女孩,心里却被一堆堆弹幕刷了屏:啊啊啊啊啊啊啊!!简直是现实中的王子大人啊!!!!给我一分钟我要他的全部资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修:

一名女生抱着一大堆作业走在走廊上,到转弯角的时候,没看到前面是否有人就不小心撞到叶修。

脚下不稳的她,眼看就快要摔在地上,叶修被撞到时也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看到女孩快摔倒了,也没什么表示。

站稳了身子,就抱胸眼睁睁地看着女孩落在地上。

女孩:woc,你怎么不按剧本上演的呢。你大爷的。

然后,叶修一个箭步来到女孩面前,一把拉住女孩到校医室。

“同学,不用那么麻烦的,我没事的。”

“不用客气,这件事的责任在我身上。”

女孩的心有些许悸动........

来到校医室后,女孩一脸无语地望着躺在校医室的床上的叶修。

叶修还一脸无辜的:“你刚刚撞了我,好疼啊,我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啊,让我先躺一下吧。抱歉,伤口什么的你自己解决吧。”如果除去那一脸嘲讽的样子,这句话还是很有真实度的。

本应躺在床上的女孩,一脸冷淡地走出校医室:     呵,叶修,混账男人。

3.    午休还没熄灯睡觉时,叶秋正和叶修聊天。突然叶秋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哦,原来是左边的初二的学姐啊。

之间学姐把一本小本子放到叶秋手上:“学弟你好,能把你的QQ写到这里吗?”

叶秋有点受惊若恐,第一次除了那个纪律委员学长来找过我之外,这个学姐算是第一次呢。

怀着感激之心的叶秋欣然接受了学姐的请求,写下了自己的QQ号,正准备还给学姐时,学姐却说:“给你旁边的也写写吧。”

叶秋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把本子递给叶修,叶修问:“干嘛?”

“写Q号在上面。”

“啊?为什么啊?”

“不是,我说人家学姐都这样邀请了,你不写就真的有点。”

“啊?为什么人家学姐要加我啊?”

“可能是想跟你聊天,哎呀别问啦,快写吧!”

“又不是见不到,就在旁边,聊天什么的也很方便的吧。不写不写。”

“好吧。”

叶秋把本子还给学姐,还有礼貌地说:“学姐,他说不想写,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我们离得也很近随时都可以聊天的。”

学姐貌似也没太在意,点了点头,就那回本子了。

要睡觉了的时候,叶修靠近叶秋,到他耳边小声地说:“以后别随便把Q号给别人,小心以后被骗了,别哭着来找哥。”

“切,叶修你说地太严重了吧,我那么聪明这么会被人骗呢。”

“嗯哼,小心以后被打脸哦。”

事后,叶秋还满怀期待地看着手机,看学姐什么时候加自己,结果,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在某种意义上是被学姐骗了呢,叶秋同学。

[米尤]关于一个小迷妹想要分享的故事(超短篇/一发完)

严重ooc预警

前面一通废话

幼儿园水平

沙雕性文章



正文:



本人今年刚步入高一,一来就被各路异常热情的学姐各种安利,虽然我并不知道她们讲的分别是谁,但以目前情报来看加我的直觉,我猜测一下学姐们所安利的,给我的第一影响。

黄毛,正太,傲娇,会拉小提琴,但是是一个经常活跃在各路修罗场的高二学长。

短发,御姐,暴躁老姐,年龄是ta的禁忌,但是常被一名学生气到出皱纹的高三数学老师。

风骚的发型,骚里骚气,中二大叔,对优雅异常执着,但是是一个热衷于跳芭蕾舞的高一音乐老师。

蓬松的莫名卷发,御姐,热情小姐姐,情感专家,但是活跃在各路论坛中的高三学姐。

经常换发型(?),女神级人物,清纯的小姐姐,浑身透露着贵族小姐气息,但是是个意外地是个普通的陷入恋情折磨的高二学姐。

发际线十分危险,一本正经的骚气,常被学生会长点名,弟控,经常游荡在高二年级区域的高三学长。

发型莫名像挑染,天然(?),情商低凭实力单身,兄控,三句话不离哥的高二学长。







但不出四天,我成功的打破了我的这些印象,成功成为了尤里学长后援团的一员。

“啊啊啊啊啊啊啊!!尤里学长真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吹爆尤里学长!!!”

这些话都是我每天必定会说的,喔,我已经中了一种毒,名为尤里学长的毒,在我体内放肆生长。放假时总会感叹:看不到尤里学长的第一天想他。

咳,这样说好像显得我是一个痴汉诶,但是吧,我喜欢上尤里学长也是有机遇的啦(娇羞)

好得,开始你的表演。

那是在一个万里无云,晴空万里的日子,在这日子里连风都是那么的和煦,学校里花坛的树显得更绿更(啪)

好得,说重点ok?

嗯,好的,那天老师叫我搬书去他办公室,但我们的教室在二楼,而老师的办公室在另一栋楼的二楼。

正当我辛辛苦苦走到那栋楼时,正爬上楼梯的我,脚步一虚,眼看着就要摔了,这是一抹身影,向我奔来,将我拦腰接起,还帮我扶稳了书。

他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抬眸问我:“你没事吧,需要帮
忙吗?”

woc,woc,那双如此清澈,透亮的眼睛我一生都不会忘掉。有首歌怎么唱来着:

确认过眼神,遇上对的人~~~

我觉得我的心像是被丘比特之箭射过一样,无法自拔地喜欢了他。

但那时我正害羞,就给他鞠了个躬道了声谢,就转身离开了。

woc,这样想着真是后悔啊,早知道就答应啦。

最后是去问了学姐才知道的,原来是尤里学长啊啊啊啊啊啊!!而且,而且我们教室意外地和学长的教室离得很近啊!!!

日常沉迷于尤里学长的美颜中(安详)






但是!!!!!!!我堕落了!!!我邪恶了!!!!在经历各路学姐的安利下,我!走向的犯罪的道路,我已经不配做尤里学长的女友粉了!!!

我.......走向了米尤的道路,明明是那么一对友爱,和谐的兄弟情,我却,却。

嗯?什么?你说你不知道米尤是什?oh dear,你真的是现代人吗?

米尤是高三学长米哈伊尔X高二学长尤里的cp名的简称,懂伐?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有的只是接受现实吧。我走上米尤的路途,离不开各位学姐的熏陶以及同学们在我耳边的各种轰炸,还有,米尤日常按时派送的糖份。

各种利诱,让我走向了犯罪的道理,我错了,但我,并不后悔!!!

现在我已经成为了米尤后援团的一大副团长,这离不开学姐们的辛勤教导,以及同学们的鼓励,还有那对兄弟给予我的坚持。我不会辜负各位寄托与我的期盼的!!!







请问你今天吃了米尤糖了吗?








〔米尤〕荣耀后的........(短篇/一发完结)

极度ooc预警

设定很迷,剧情很迷,反正凑合着看

幼儿园文采



正文:



尤里·基罗夫,天狼一族最为优秀的猎人之一。

有一名胞兄,其名米哈伊尔·基罗夫。

父母在与吸血鬼一族的战争中身亡,自幼便与其兄分
别接受封闭式训练。

在执行任务中失去联系,至今已失踪5天,尚未阵亡,暂时判定为——叛变
已派米哈伊尔·基罗夫前去营救。





昏迷五天的尤里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怀里,警惕的他想要挣脱出来,但全身却虚弱无力。

“是被打了麻醉剂了吗?”一到清冷的声音落到尤里耳边。

熟悉的声音让尤里不禁放松身体。

是哥哥吗?尤里转过头想确定正抱着自己的人是否是
自己的哥哥,但发现自己并没有这样的力气,只好乖乖躺在那人的怀里。

那人也没再说什么,抱着尤里继续奔跑在丛林当中。




等尤里再次醒来时就已经是在自己的宿舍里。尤里起身,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手。

啪————

一声开门声使尤里的视线转到了门上。门前站着的正是自己的室友——菲利普。

“哟,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行动了哈。”说着还拍了拍尤里的胸脯。

尤里不讨厌这个室友,也不算特别喜欢,虽然平时受伤时都是他在旁边照顾着自己,算是个好人。但他实在是太聒噪了。

“话说昨天你死死地躺在门外真的是吓死我了,还好我提早完成任务。”

“那你知道昨天是谁把我放在这的吗?”难道昨天的真的是哥哥!

菲利普稍稍扭过,挠了挠头,尤里那强烈的充满希冀的目光让他招架不过来。

“额,其实我也不清楚,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在门外了。”此时菲利普也有些好奇了。

“啊,对了差点忘了,长老叫你醒来了就去审判殿找他。”

审判殿?尤里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审判殿的族里高层开会且审判叛徒的地方。自己也只是在年幼时去过一次。

尤里点了点头,披上衣服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尤里到达审判殿时,看到一个人也早早来到了,尤里眯了眯眼,觉得这背影有些熟悉。

那人似乎是听到了脚步声,把身子转了过来,看到来
人,也并没有吃惊,仿佛就像是已经知道了尤里的到来:“尤拉奇卡,好久不见。”

“哥.........哥?”尤里愣在原地,语气充满着不可置信与怀疑。眼前的人的确是和自己哥哥长的十分相像,但那双冰冷的双眼让尤里感到十分陌生。

“呵。”那人轻笑一下,“那也是,都那么多年了,不记得也很正常。尤拉奇卡,我回来了。”

听到这话尤里强忍住泪水,露出释然的淡淡的笑容,一个箭步扑到到米哈伊尔怀里:“欢迎回来。”

啊,哥哥回来了,果然是哥哥。

米哈伊尔闭眼低头嗅着怀中人的味道,感觉时间过了很久,米哈伊尔暗暗叹了口气,便离开尤里的怀抱。

尤里不解的抬头望向米哈伊尔,但看到他那落寂的眼神,想开口问道,但看待长老已经来到,就把问话噎了下去。

“米哈伊尔,尤里今天我来找你们是想宣布一件事。”

看到长老一副严肃的样子,尤里觉得这件事一定没那么简单且十分严重。

“你们中的一人背叛了我们。”

具有炸裂性的消息就这样轰炸在二人耳中,米哈伊尔还是那副冷静的样子,不知道是已经知道了还是他自身就是叛徒。


相比较米哈伊尔的冷静,尤里就显得有点不镇定了:“长老,消息确切吗?”

“当然。你们两个都有嫌疑,米哈伊尔是这几年一直在外历练我们也不清楚你的情况。尤里你是这几天都失踪,我们也怀疑你是否是投奔了吸血鬼。”

“怎么.......可能......”

“你们两个都是下一任族长的候选者,这是我们一族的明镜,用来检测是否是异类,如果是异类就会受到灼痛。这就是你们的第一项测验。”

米哈伊尔坦荡地走向明镜,尤里松了一口气,哥哥那么淡定,叛徒肯定不是哥哥,长老一定是受到假的消息了。

米哈伊尔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明镜前,瞬间感受到了一阵阵灼痛,耐不住疼痛的米哈伊尔跪在明镜前,痛苦地呻吟着。

痛苦的不仅是米哈伊尔,还有尤里。自己一直敬爱的哥哥居然变成了吸血鬼,变成了杀害自己父母的吸血鬼。这无疑是给尤里的内心造成了巨大的疼痛。

尤里捂住心口,此刻的他感觉透不过气,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

长老把匕首递到尤里手里:“尤里杀了他,杀了他你就是下一任家主了。”

尤里还愣在原地,眼前的景象压得他喘不过气,也自然听不到长老说的话。

长老以为他是在怀念兄弟之前的情义:“尤里!米哈伊尔现在不是你的哥哥了!他是吸血鬼杀害你父母的吸血鬼!你忘了你父母是怎么死的吗?尤里·基罗夫!”

长老具有穿透力的声音,让尤里的内心更加迷茫,他举着匕首颤抖地走向米哈伊尔,眼里已经蓄满了泪水,哽咽道:“哥哥,骗人的吧。哥哥,是吸血鬼?不是真的吧。”

米哈伊尔忍住疼痛,摇摇晃晃地半站起来,直直地冲到尤里面前,匕首穿过了他的胸膛,蔓延出一朵朵血花。

米哈伊尔无力的落在尤里怀里,尤里的手缓缓地离开匕首:“哥......哥?”尤里觉得现在像是之前被打了麻醉剂那样,无力地跪倒在地上,米哈伊尔也随之躺在地上。

尤里无神地望着米哈伊尔,伸出颤抖着的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尤拉......奇卡。”

尤里的眼神渐渐聚焦在米哈伊尔脸上,像是突然回过神似的:“哥哥,坚持住,我,我,马上会带你去治疗的。”

米哈伊尔扬起一抹与即将死亡的凄凉不符的明媚而又
温暖的笑容,将一直握在手中的纸条放到尤里手上。

“尤拉奇卡,这是吸血鬼据点的情报。”

“那,那哥哥你跟长老说清楚你只是去当间谍,也,也,不用死去啊!!”

米哈伊尔伸出沾满血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尤里的脸颊:“我已经是吸血鬼了,是没有资格在族里的。更何况,我们之中只有一个能成为族长,决定的方式就是让我们二人决生死斗。与其让我们互相厮杀还不如死在尤拉奇卡怀里呢。”

米哈伊尔轻吻一下尤里满是自己血迹的脸颊:“尤拉奇卡.....要当一个像父亲那样伟大而又强大的族长啊。”

“还有.......坚强地活下去啊!”

“.............”

手渐渐垂下,双眼也缓缓闭上,但嘴上的笑容是那么的安详,幸福。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一阵阵悲痛
的的吼声从审判殿里传出,悲痛而又无助。

“为什么..........”




尤里·基罗夫,是天狼一族最伟大的族长,带领天狼一族走向繁荣。

父母在与吸血鬼的战争中身亡,自幼接受封闭式训练。

有一名胞兄,其名米哈伊尔·基罗夫。

天狼的叛徒,族中的耻辱。后被族长亲手将其杀灭。

至今在任50年,尚未娶妻。